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广播台
查看: 155|回复: 0

中国民间邪术大全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2

帖子

14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4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自古以来,有生就有死,有死就有惧。


出于对生、老、病、死的恐惧,以及对权、钱、色、欲的追求。


人类往往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、邪性十足的行为,并赋予其超自然的解释。


这一类行为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民间邪术”


这些民间邪术,有的是原始部落巫术的残留,有的是各种宗教仪式的变体,有的是衍生于对自然现象的模仿。


还有一些所谓邪术,看似历史悠久,玄奥复杂,但其实只不过是最近几十年才发明的新玩意儿。


我统计了中国各地的民间流传的一些“邪术”(或者用个更中性、更学术一点的词语“巫术”),发现这些邪术虽然看起来各有不同,但其内在却往往有着极为相似的共性。


其中,绝大多数的“邪术”都可以归为招魂、扶乩、驱邪、魇镇、降头、巫蛊、幻术、气功、续命这九大类(堪舆、相面、命理、五行等玄学方术已经体系化、理论化了,且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教俗两界的认可。不好说是邪术,故而不计算在内)


因为涉及内容较多,文章篇幅也较大,所以这篇《中国民间邪术大全》将分为上、中、下三篇陆续更新。


废话不多说,九大邪术,一个一个开始讲起。


1.首先,即是中国所有民间邪术中最为常见的一类:招魂术。


所谓招魂,顾名思义,就是将魂灵招来的意思。


这个魂可以是死去之人的亡魂;也可以是指活人收到惊吓后丢掉的魂。


前者是中国一项历史悠久的丧礼,中国素来讲究落叶归根,人们担心那些远死异乡之人的魂魄找不到归途,便会在其死后通过“招魂”仪式来使亡魂循音归来。
葬礼上的招魂幡


早在周朝之时,“招魂”就已经是丧礼上一项固定的流程了。


《礼记·曲礼下》中记载:
“使人升屋北面,招呼死者之魂,令还复体中”


朱熹也说
“古者人死,则使人以其上服升屋,履危北面而号曰:“皋,某复”遂以其衣三招之而下以覆尸。


《楚辞》中的《招魂》一篇,通篇就是以招魂辞的体裁写就的。
《楚辞·招魂》描写的其实就是以前楚地的招魂仪式


早期的招魂仪式只是为了叫那些客死他乡的亡魂能够回到故乡,到了后来不断演变,招魂的仪式变得越来越具有迷信色彩,其内在含义也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
招魂可分为“招生魂”与“招死魂”两种。


先来说说“招死魂”,招死魂顾名思义就是招引死者的亡魂。


而这又带来一个问题:


因为人对鬼魂有着一种天然的恐惧,所以鬼魂在中国素来被认为是不吉之物,与鬼魂接触会给人带来疾病、厄运以及死亡。


哪怕是亲人的亡魂,同样也不例外。


中国民间的“回煞”这一习俗便体现了人们对于鬼魂的恐惧。


回煞就是回魂,有点类似于“头七”的意思,“头七”就是指人死之后灵魂会于七日后返家。


比如有很多鬼片都是以“头七厉鬼回魂”为主题的,比如周星驰的《回魂夜》。


不过,回煞和头七不同的是,“回煞”的时间不像“头七”一样是固定的死后七天,而是由阴阳先生按人死时年月干支推算魂灵返舍的时间,灵魂返舍之日往往有凶煞出现,故称其为回煞,又叫归煞。


为了免受鬼魂的侵扰,人们又发明了各种各样的仪式来阻止亡魂回到生人的住处。


比如“出煞”。


所谓“出煞”,也叫“出破军”,旧时的许多人都相信,死者的亡魂会在某一时辰回家辞灶,会给家中之人带来“凶煞”,为了抵御“凶煞”,会由阴阳先生根据死者的生辰和死亡时间算定“出煞”的具体时间,然后提前在房中布置符纸、鸡血等驱邪之物来抵御“煞气”或是阻挡亡魂进门。
不同的省份,“出煞”的风俗也有所差异。


比如四川叫“掩煞”,就是将符纸、狗血、鸡血等物布置在家中内外四周,掩煞掩煞,自然就是说的将煞气“掩”住。


至于江苏部分地区,则称其为“避煞”,“避煞”与“掩煞”不同,掩煞是掩盖煞气,而避煞则是说死者安葬以后的十多天里,其亲属必须寄住在邻居家中,以避免与亲人的亡魂相遇,染上“不吉利”的东西,待鬼魂走后才可回到家中。


古时几乎各省各地都有一套“出煞”的风俗,这就造成一种十分矛盾且尴尬的局面:人们一方面用招魂仪式来指引亡魂回家的方向,另一方面却又害怕亲人亡魂造访,以至于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躲避甚至阻止亡魂的归来。


颇有点叶公好龙的意味。


“招死魂”讲完了,这里重点讲一下后者:“招生魂”


“招生魂”也就是“给活人招魂”,招生魂的历史同样极其悠久,《楚辞》中的《招魂》一篇,就有许多学者认为辞中所写乃是“招生魂”而非“招死魂”(王逸《楚辞章句》以及南宋朱熹《楚辞集注》均持这种观点)


这里得解释一下“魂”,中国文化中的“魂”,不同于西方尤其是基督教文化中的“灵魂”概念。基督教所谓“灵魂”,乃是人的意识、思想、情感等物的统称。


“人是由肉体和灵魂构成的一个完整的存在。”———中世纪神学家托马斯·阿奎那
中世纪神学泰斗:托马斯·阿奎那


而中国传统文化的“魂”,一般指的则是一种健康的、生长的、积极向上的“阳气”。


魂,阳气也。——《说文》
人生始化为魄,既生魄,阳曰魂。——《左传·昭公七年》


在西方基督教背景中,灵魂暂时离体往往被视为一种境界的升华、意味着摆脱肉体桎梏。


而在中国文化中,人失去了“魂”,则意味着浑浑噩噩、愚昧无知,犹如行尸走肉。


通俗点说,就是“丢了魂”。


许多成语,诸如“失魂落魄”、“魂不守舍”、“魂飞魄散”.....指的就是这个意思。


受这种古老观念的影响,旧时的中国人普遍相信:魂是会被弄丢、被勾走的,魂若是被弄丢了,轻则带来疾病、重则终生痴傻。


而小孩普遍阳气不足,并且可以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因此很容易被吓掉了“魂”(或是被勾走)


要想让丢掉的魂复归于体内,就必须用到“招魂”一类的仪式(有的地方也叫“叫魂”、“收魂”或是“收惊”)
在某些地区,为小孩叫魂早已成为了一种产业


这种活人招魂的仪式,不同地方其具体程序也有繁有简。


最简单的,就是家中派出一位长者,拿着孩子常穿的衣服,在各路口处不停呼喊丢魂者的名字,来将丢掉的魂叫回来。


复杂一点的,就得用到盐水、缝衣针、熏香、红绳等物,缝衣针放入盐水,三日后,针若两头起锈,就意味着丢到的魂已经回来了。而如果是从中间锈起,则是大凶之兆。


至于流传最广最邪门的,还当属“小米收魂法”,所谓“小米收魂法”,就是装一满碗小米,然后用大红色的布包住碗口。碗被包紧之后,收魂之人便需拿着碗在孩子头顶处正逆时针方向各转三圈,之后再轻轻揭开红布。


如果碗中的小米少了,就说明魂被吓掉了。之后将小米反复填满,如果小米不再变少,就说明孩子丢失的魂已经被“招”回来了。


至于说为什么碗中小米会变少,通常的解释是:孩子丢魂,身边往往环绕着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小米变少,说明被那些邪物给吃掉了一部分;如果小米不再变少,则说明那些邪物已经被喂饱,丢掉的魂自然而然也就会回来了。


只有丢了魂的人,其碗中的小米才会变少;对于正常人来说,不论怎么装怎么转,碗中之米都不会减少。


“小米收魂法”看起来毫无科学依据,也并非是一项历史悠久的传统,可竟然能够在全国各地皆有流传,实在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。


各位如果好奇的话,也可以拿一碗小米、一张红布来试一试,看碗中小米究竟会不会变少。


说到“招魂”,想必很多人都会联想到温子仁执导的经典恐怖片《招魂》。
电影《招魂》海报


不过,这部电影虽是以“招魂”为名,但其中的“招魂术”却并非是我们方才讲的中国民间的招魂术,反而更接近于中国另一大民间邪术“扶乩术”。


“扶乩”这个词有些生僻,可能很多人都不了解。


但是如果提到“笔仙”、“碟仙”、“灵媒”....相信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听说过。


那么“扶乩”究竟和“笔仙”、“碟仙”这些邪术有什么联系呢?


“扶乩”是一种古老的占卜术,最早可追溯到原始宗教的巫术仪式中,在原始信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萨满教中,也有大量类似的巫术。


扶乩又称扶箕、抬箕、扶鸾、挥鸾、降笔、请神等....


在扶乩中,需要有人扮演被神明附身的角色,这种人被称为鸾生、乩身或乩仙。


鸾生需手持乩笔,一边念诵咒文,一边在沙盘或泥土上写字。
扶乩现场


写完之后经其助手纪录下来,再加以整理、解读,就成了所谓的乩文。


古人相信,神明会附身在鸾生身上,那些晦涩难懂、语意不明的文字都是神明假借鸾生之手来指示信徒的神谕。


恐怖片中经常出现的笔仙、碟仙等元素,和扶乩一样,都是一种占卜术,都是让鬼神附着在自己的身体之上,然后鬼神便会借由笔、碟等物来告诉求卜者答案。
灵异游戏”碟仙“


虽然笔仙、碟仙都是源于中国古老的占卜术扶乩,但千万不要以为只有中国才有扶乩术。


笔仙、碟仙、杯仙....各种各样的扶乩术在国外同样有着不少信徒,甚至比中国更加流行、火爆。


2015年,一个名为“查理、查理,你在吗?”的恶灵召唤的游戏风靡欧美地区的社交网络。
两名主播在进行”查理查理挑战“


所谓“查理查理挑战”,其实就是简化版的笔仙挑战,玩家通过问“查理查理你在么”来召唤恶灵“查理”,而两只交叉的铅笔便会通过自行移动来给出答案。
白纸上写有Yes和No,笔尖停下的位置,即是恶灵查理所给出的回答


国外的流行文化中出现扶乩术其实并不奇怪,因为早在几百年前,扶乩术就已经经由中国传播到世界各地了。


扶乩在唐朝时传入日本,后由日本传入荷兰,再由荷兰传入欧美各国。


在日本,“扶乩术”被称为“灵子术”,在西方国家,则被称为sciomancy(鬼魂占卜)。


扶乩的板叫做“维吉板(witch board)”或“通灵板(ouija board)”
国外进行鬼魂占卜所用的通灵板


1986年的美国恐怖片《碟仙》(Witch board)以及2014年的《死亡占卜》(Ouija)都是讲扶乩术的。
恐怖片《死亡占卜》就是以通灵板来命名的


在中国,鬼神附体之人被称为“乩身”或“乩仙”,而在国外,这种人则有一个我们更加熟悉的称呼:“灵媒”。


扶乩术在今天的大多数人看来显然是一种封建迷信,但在历史上,信徒却极其众多。


宗懔著《荆楚岁时记》中:“其夕迎紫姑,以卜将来蚕桑,并占众事。”讲的便是元宵节前老百姓以扶乩的方式迎接紫姑(紫姑是一名于厕所中自缢而死的女子,后在民间信仰中被尊为厕神。也有说紫姑原形其实就是历史上的戚夫人。)


沈括也《梦溪笔谈》记载:“近岁迎紫姑仙者极多”。
古代民间习俗”迎紫姑“


不仅是普通民众,许多大学者、大知识分子,也都对扶乩深信不疑。


明朝的著名哲学家王阳明在平定宁王朱宸濠叛乱时,就用了扶乩之术。


明末的金圣叹更是从小就学习扶乩之术,万年困苦之时,更是以扶乩为生。


他的老乡郑敷教回忆说:“金生(指金圣叹)通于其术……请之则来,长篇大章,滔滔汩汩,缙绅先生及士人有道行者,无不惑于其说。”


明清之时,扶乩之术大行其道,哪怕到了科学思潮渐渐兴起的民国,扶乩术依旧不曾消亡。


民国初期的《灵学丛志》就是一本探讨扶乩原理、刊载扶乩事迹的杂志。这本杂志在当时的上海可谓是极其火爆,知名学者印水心、教育家俞复皆是《灵学丛志》的主要发起者。
《灵学丛志》第一卷第一期


这一时期的扶乩仪式,也呈现出中西结合的趋势。


以往的民间扶乩,降坛之神大多是“紫姑、狐仙”这一类民间神灵。


而到了这一时期,“降坛”的神灵就显得五花八门了,什么孔子、老子、释迦牟尼、穆罕默德、耶稣、拿破仑、华盛顿、托尔斯泰....古今中外,各界名人轮番降坛。


针对当时全国上下崇信扶乩术的状况,鲁迅、陈独秀、陈大齐等人多次发文抨击,掀起了一场不亚于批孔的“批灵学、破鬼相”的热潮。


其实当时的扶乩术之所以如此流行,并非是古老迷信活动的一场复辟,而是西风东渐的结果。


因为当时的西方社会,正是一场“属灵主义(spiritualism)运动”大行其道的时代。


所谓属灵主义运动,就是一场强调鬼魂的存在,倡导生人与死者灵魂进行沟通的宗教性运动。


而扶乩术,能够以一种极为简单的方式与鬼神进行沟通,自然就受到了众多属灵主义者的推崇。
举行扶乩仪式的上流社会


受此思潮影响,许多人士都对扶乩术产生了深厚的兴趣。


其中不乏政坛领袖和各界名人。


美国第28任总统威尔逊就是扶乩术的拥护和爱好者。


著名生物学家赫胥黎均曾参加过扶乩仪式;达尔文好友,同为生物学家的阿尔弗雷德·拉塞尔·华莱士更是对扶乩极为热衷。


还有《福尔摩斯》系列侦探小说的作者柯南·道尔,也同样是扶乩术的拥簇。
柯南·道尔的儿子死于一战,柯南·道尔笃信扶乩术是因为渴望与儿子的灵魂交流


在那个以洋为师的年代,扶乩术既然能在国外拥有这么多的粉丝,那在国内,自然也就拥有一大堆的拥簇了。


不过,扶乩术虽然在一定时期内获得过许多名人的认可,但是在主流舆论上,依然是被视为封建迷信。


不论是学术界还是宗教界,都对扶乩术持否定态度。


学术界对扶乩的反对是完全可以预料的,反驳的切入点也都是从科学角度来谈的。


学术界当然不会承认鬼神之说,主流的解释是:扶乩术中的乩笔之所以会不由自主的移动,是因为受到了风力、气流、呼吸等作用力的影响。
笔仙游戏中,铅笔往往会“不听使唤”的自行移动。


至于乩笔为什么总是往心里希望的方向移动,则是受到了心理暗示的影响,可以由意念动作效应(也叫卡本特效应)来解释。


至于宗教界的反对,宗教界(主要是道教)反对扶乩自然不是因为反对鬼神。


而是因为乩笔乃是亵渎神明的邪术。


简单来说就是:“你们这些肉眼凡胎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神仙怎么可能附到你的身子上?”


张道陵《太上老君想尔注》有有言:
“ 诸附身者,悉世间常伪伎,非真道也!”


第四十三代天师亦在《道门十规》明确告诫:
“圆光、附体、降将、附箕、扶鸾、照水诸项邪说,行持正法之士所不宜道,亦不得蔽惑邪言,诱众害道!”


在道教看来,神圣、威严的神灵是绝不会随随便便就附身到污秽的人身之上的。
道教中的三清尊神。


正教是不承认“神灵附体”的,所谓“正神不附身,附身非正神”。


在正教看来,那些所谓“降坛附身的神灵”,往往都是“邪魔外道”。


比如正一教经典《太上天坛玉格》就曾云:
“一切上真天仙神将,不附生人之体,若辄附人语者,决是邪魔外道,不正之鬼。”


张三丰也对这扶乩之术深恶痛绝:
历史上的张真人画像,是不是和你想象的大不一样?
“乩,假术也,自古真人皆斥为方士之行。仙家不近之,况其冒渎乎?随其乩而簸弄之,妄用符咒,反教引鬼入室也!”


“引鬼入室。”


这就是道教对扶乩之术的主流看法。


以扶乩的方式来请神,只会请来不干不净的东西。


不过这一点上,正教倒是与扶乩术的支持者达成了共识,因为几乎所有民间”乩仙”也全都承认:


扶乩术是一种极其危险的占卜术,扶乩过程中如有不当,极易招来恶鬼!
笔仙仪式中被恶鬼缠上


也正因此,扶乩术也随之产生了各种禁忌。


比如:
1.不要在午夜12点后举行仪式。
2.不要想着与附体的鬼神称为朋友
3.不要询问笔仙/碟仙的死因
等等.....


这些所谓的禁忌究竟是真是伪且先不论,倒也的确为这扶乩之术增添了一层神秘诡异的气质。


说完了招魂和扶乩,再来说说驱邪。


正统道教不承认凡人可以被神灵附体,但是却承认凡人能够以术驱邪。


在这一点上,正邪二教是一致的;最大的分歧就在于:驱邪的手法。


正统道教驱邪的法术有:各种咒语、指决、雷法、考召、科仪法事等等....


但这些法术都有一个共同点:那就是要么仪式复杂,需要用到各种各样的法器;要么就是对作法者的“神通”、“灵力”等资质有很高的要求。


复杂就意味着昂贵、昂贵就意味着难以普及。


只有一定规模的道观或佛寺才拥有这样的条件,并且往往花费不菲。
正教的科仪法事


而民众对驱邪的需求又很大。
怎么办?


为了调和这一对矛盾,民间出现了两种解决办法。


其一:便是各种法教及巫觋利用了老百姓对神灵的迷信、对鬼怪的畏惧,趁机抢占了生态位。


法教即是不被正教所承认的地方性的宗教组织,许多法教都带有一定的邪教性质,其特点是宗教理论基础薄弱、而以各种稀奇古怪的术法为核心。


鼎鼎有名的茅山术(不是上清茅山派,具体区别我以后会详细解释),就归属于民间法教。


其二:则是一些普通民众根据日常的生活经验加上一些朴素的联想,发明了各种各样的“民间驱邪术”。


这些民间驱邪术和法教的各种法术一样,往往不被正教所认可,但却在民间极为流行,有些甚至还会成为传承不断的习俗。


比如新年贴门神、端午挂菖蒲等....


前者来源于周朝时的“祀门”活动;后者则源自楚国地区的驱鬼仪式。


这些习俗如今已经成为了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自然不算是邪术,所以今天我们不讲这些,今天要说的是,民间各种“邪门”的驱邪术。


首先,就是众所周知的“以血驱邪”。


很多影视剧中都有用鸡冠血、黑狗血来驱除邪物的桥段。
影视剧中的黑狗血


人们之所以相信血能够用来驱邪,是因为“血液”在古代被看作是一种至阳之物。


鸡冠血取自于雄鸡的鸡冠之上,而雄鸡司晨,象征着黑夜结束、阳气之始,其血对妖魔鬼怪有着威慑的作用。


而狗亦是至阳之畜,狗对应的十二地支五行是戌土,戌土乃阳土,而犬类中又以童子黑狗先天阳气最纯,故而黑狗之血更能用来驱邪。


对血、尤其是狗血的迷信,不只存在于民间,也存在于庙堂。


《史记》中就曾记载:
“秦始皇杀狗,磔四门以御凶灾”


连皇帝都要杀狗涂血挂在门上来辟邪,也无怪古人以血辟邪的传统能延续数千年之久了。


用“充满阳气之物”来驱邪其原理来自于“以阳制阴”的哲学观念,不光是血液、还有尿液(必须是童子尿)、唾液....等等,也均被视为驱邪之物。
童子尿自古以来就被视作为清热驱邪的良物,即便是今天,还有许多地区保留着用童子尿来煮鸡蛋的习俗


但其实,也并非所有的驱邪之物都是“纯阳之物”,还有一类驱邪的物品,是因为“污秽”而被作为驱邪之用的。


比如:屎。


《韩非子》中曾讲了一个故事:
“燕人李季好远出。其妻私有通于士,季突至,士在内中,妻患之。其室妇曰:‘令公子裸而解发,直出门,吾属佯不见也。’于是公子从其计,疾走出门。季曰:‘是何人也?’家室皆曰:‘无有。’季曰:“吾见鬼乎?”妇人曰:“然。”‘为之奈何?’曰:‘取五牲之矢浴之。’季曰:‘诺。’乃浴以矢。”


简单翻译下:就是有个叫李季的哥们,他喜欢出远门,家里的妻子就趁机与人私通。结果李季又一次突然回家,她老婆见没地方躲,干脆就让奸夫直接裸奔快跑出去。结果李季果然看到一个裸男从妻子房间跑出。


李季老婆早就应对,她就说道:“什么裸男?你是撞鬼了吧,我们怎么都没看到?”李季的仆人也附和说李季撞鬼了。李季慌了就问怎么办,然后他老婆就按照当时的习俗,用五牲(牛、羊、猪、犬、鸡)之屎给李季洗澡驱邪。
又被戴绿帽、又被抹上屎,真是有够惨!


由此可见,早在战国之时,人们就普遍相信“屎”能够用以驱邪了。


古人对“污秽物”的定义和今人有些差异,在古人看来,一切气味浓烈的,都可以划归到“秽物”当中。


比如葱、韭菜、大蒜....等等,皆因气味浓烈、吃后口有异味而被视为不净之物。


尤其是佛教,更是对此深恶痛绝,《楞伽经》云:“葱韭蒜等,臭秽不净,能障圣道,亦障人天”
被佛教视为污秽物的大蒜,巧的事,西方也有大蒜能够辟邪的说法


“污秽物”能驱邪当然是经不起推敲的,不过受古老观念的影响,在现在的很多农村地区,至今还流传着卫生巾、内裤能驱邪的说法.....


用“脏东西”驱邪,虽然十分愚昧、但也算不上是什么罪恶。


但接下来要说的种种“驱邪”的法子,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罪大恶极了。


比如:打生桩。


所谓打生桩,其实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极其邪恶恐怖的建筑方术。


古时,因为工程技术不发达,许多大型工程在修建过程中都会经常发生事故,造成财产的损失和人员的伤亡。


古人不知其中原理,便将其视为鬼神的惩罚与怨灵的报复。


为了平息鬼神的怒气、驱逐徘徊的怨灵,施工方便会将人(尤其是儿童)活埋在工地之下,以此来确保工程顺利完成。


而那个被活埋之人,便被称为“生桩”,千年万年死守此处,永世不得翻身。


汉末“建安七子”之一的陈琳在《饮马长城窟行》中就曾写道:“君独不见长城下,死人骸骨相撑拄。”


用活人来打生桩,在秦汉之时,或许就已经相当普遍了。


而民间传说中,孟姜女的丈夫范杞良也很有可能是死于打生桩,而不是许多人认为的劳累至死。


除了中国以外,韩国、日本等地也都有着打生桩这一邪恶风俗(日语中的“生桩”,汉语翻译即为“人柱”,现在知道《火影忍者》中的人柱力是什么意思了吧)


关于“打生桩”最早的文字记载便出自于鲁班所著的《鲁班书》(实际上,“打生桩”这一风俗比之还要古老得多)。


和很多人想的不一样,《鲁班书》并不是一本讲述建筑知识的专业书。而是一本记载了各种邪恶道术和咒语的奇书。


也正因为书中所载的法术太过违背天良,所以传说要想学习《鲁班书》上的法术,就必须得“缺一门”(鳏、寡、孤、独、残任选一种)


“打生桩”这一邪术在古代相当普遍,即便是到了民国时期,依然阴魂不散。


上世纪三十年代修建的海珠桥,民间便风传此桥曾以童男童女“打生桩”才得建成。
海珠桥是广州历史上第一座跨江大桥


此说虽只是传言,但当时主政广州的军阀陈济棠,的确是极其迷信各类邪术和方士,遇事不论大小,都要先占卜吉凶。


同时,粤语地区古时便一直有着打生桩的传统(粤语中的“塞豆窿”一词便是来源于打生桩)


结合以上两点来看,陈济棠为建海珠桥而“打生桩”一事,或许也并非完全是子虚乌有。


《鲁班书》中的邪恶法术,除了“打生桩”以外,还有很多,其中最著名的一种就是“魇镇”。


不过,囿于篇幅原因(知乎单篇文章字数最多两晚,这就已经快两万),不能一次性把所有民间邪术都介绍完毕。


关于魇镇、降头和巫蛊的介绍,可以点击下文:


还没看过瘾的朋友,请点击右上角,关注我的知乎账号,提前关注不迷路!


关于”幻术、气功和续命“这一篇,因为发在知乎上总被删,所以请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号”旧旧的文字屋“,中国邪术的最后一篇将在我的公众号上进行更新。
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
本专栏关注怪力乱神以及各种未知难解的民俗文化现象,除了各种专题文章以外,还有我目前正在连载的小说: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楼主其他主题

热点推荐

ZALEER与你快乐分享

关注艺迪

艺迪新品

全国服务热线:9:00-16:00

400-8888-000

公司地址:上海市嘉定区创业大厦10楼1006室

运营中心:南京市锦江区东华正街55号广电仕百达国际大厦25楼(南京分公司)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