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广播台
查看: 93|回复: 0

道教、佛教的千年斗争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5

帖子

17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7
发表于 2020-3-23 08:43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们今天总说儒释道三教合一,好像他们都是和睦相处、相互通融的。这是假的!一千多年的历史,佛道两教之间的争辩是非常激烈的,从来就没有和睦过,加上政治因素的推波助澜,它们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和紧张。


南北朝时期佛教非常兴盛。战火纷飞、社会动乱、民不聊生的社会状况,往往是宗教滋生的温床。人们面对现实的无力感,便需要有宗教来聊以寄托。佛教这种宣扬普渡众生、救苦救难的精神,尤其适合这种战乱社会状况。

杜牧的诗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就反映出了南北朝时期佛教的欣欣向荣景象。连很多皇帝也是忠实的佛教徒,比如梁武帝萧衍,这哥们好好的皇帝当着竟跑去出家做和尚,后来又让群臣捐钱来赎他还俗,这笔钱就用来修寺庙。

北魏建立者是姓拓跋的鲜卑族人,作为北方少数民族统治汉人地区,他们必须对汉人文化传统予以尊重,对汉人更宽容,才能长治久安。北魏统治者发现,此时佛教在汉人中很流行,这个宗教不极端,如果运用的好,可以有利于统治。

北魏历代皇帝都允许民间修寺院,寺院可以有自己的财产和武装。一些生活不下去的人,就出家当和尚,既能混得一口饭吃,还能得到寺院的保护,从此成为“有组织的人”,腰杆硬多了。

北魏时期佛教盛行,为后世留下了巨大的文化遗产。比如最有名的是云冈石窟,被誉为是中国古代雕刻艺术的宝库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。



展开全文
道家说“太极生两仪”,所谓两仪即“阴阳”,盈虚消息的道理他们当然懂。佛教的鼎盛,另一面就是道教的衰败。他们也很着急,可是又有什么办法,统治者好像更喜欢佛教的理念。

北魏正光元年,一个机会突然降临在道教信徒们的身上。这一年,孝明帝搞了一个佛道大辩论,邀请天下得道高僧或道士出席。道教徒摩拳擦掌,翻身的良机啊!

道教这边主辩手是清通观的姜道长,佛教那边主辩手是融觉寺高僧昙无最。

姜道长引用《太上老君开天经》,说佛陀本是老子的侍者,自然是佛教在道教之下。《太上老君开天经》全文不到三千字,花十几分钟就可以过一遍,好像真没说“佛陀是老子的侍者”。难道姜道长看的是其他版本?


高僧昙无最不是省油的灯,他马上批判《太上老君开天经》是伪造的,根本就没这个东西。又用《周书异记》、《汉法本内传》等书来证明周昭王时佛陀就出生了,比老子早好几百年呢。“其夜五色光气,入贯太微星,遍于西方,尽作青红色”,“有大圣人,生于西方,故现此瑞”——所说的大圣人就是指佛陀。

(据现在学者研究,《周书异记》、《汉法本内传》都是南北朝时期的伪书)

孝明帝毕竟是流淌着佛教徒血液的北魏皇帝,他最终判定高僧昙无最胜,并且还要对姜道长实施严惩,拟处死刑,因为他竟敢用伪书来虚妄惑众!后来是在场其他高僧慈悲为怀,替姜道长求情,孝明帝才免了死罪。

看来,这场佛道大辩论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,对外以示公证。

就在这场佛道大辩论后十几年,北魏就分裂成了东魏和西魏。后来,东魏权臣高欢取而代之,创立了北齐。高欢的儿子高洋为北齐文宣帝,他在位期间也搞了一次佛道辩论。

这次辩论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已不满足口舌之争,而是开始了法术——就像孙悟空车迟国斗三怪那样。

佛道两家代表十几人分别列坐两边,开始了唇枪舌战,许久之后也难分胜负。道家这边只能放大招了,一道士练功作法,使和尚们的袈裟都飞到了横梁上。

满朝文武惊呆了。道士欢呼雀跃,说还是道高一筹啊,我们赢了。

佛教首座法师见状,微微说道:“方术小技俗儒耻之,可令最下坐僧对之。”

排在末座的的和尚叫昙显,说:“刚才道长让衣物飞扬起来,现在再试一次我看看。”然后取出袈裟放在地上作法……

道士得意洋洋,又开始作法。但这次半天也不见袈裟飞上横梁。其他道士也上前帮忙作法,仍不见袈裟飞起来。

文宣帝觉得奇怪,便令人将袈裟拿上来看看。恐怕万一是作弊,揣着十斤铁球。结果,十几强壮兵丁也将一件薄薄的袈裟拿不起来。

佛教又赢了。无论是辩论还是法术都赢了。


但佛教也不是总赢,即便在崇佛的南北朝也有另类。北周武帝宇文邕(yōng)对佛教就不感冒,一心想找机会抑佛毁佛。

北魏分裂成东魏和西魏,东魏权臣高欢灭东魏,建立北齐;西魏权臣宇文泰灭西魏,建立北周。北周武帝宇文邕(yōng)是宇文泰的儿子。

在宇文邕任期内举办了好多次佛道大辩论,希望借此一点点解构佛教,暴露其弱点,好找机会打压佛教。可惜道家太不争气,连续几次辩论都输了。

宇文邕忍无可忍,只好亲自上阵,直接颁布政令抑制佛教。大概是道家太令人失望,顺便连道教也一起整。令佛教道教的和尚道士还俗为民。据说很多高僧不能接受这个政令,竟以死相谏。

南北朝分裂局面结束,及至隋朝。隋朝两代皇帝对佛道都比较宽容,也并不偏心任何一方,佛教的高僧、道教的道长都曾经被皇帝所重用过。

隋炀帝时也举办过几次佛道辩论大会。双方辩论都颇为学术性,辩论的都是天地万物等高深哲学,双方都头头是道,各有各的一套逻辑,很难说谁胜谁负。

这称得上是一种良性竞争,友好交流。


唐高宗李治是个好皇帝,勤于政事任用贤良,有贞观之遗风。李治常常会请当时佛道代表人物慧立大师和道长任真子来议政论道。

慧立大师是大慈恩寺高僧,曾写过《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》,记述了玄奘法师西行取经之事。任真子原名李荣道,是道教重玄派代表人物,所谓“重玄派”就是道教中专门搞伦理的,重玄派人物个个都是理论家、哲学家。

任真子说“道生万物”,慧立大师立马驳斥,如果道是有智慧有良知的,那么就该只生善,为何会也生出恶呢?任真子哑口无言。

据说在唐高宗李治组织的多次论道中,任真子基本上是负多胜少。


在唐朝的整个历史上,应该说佛教是略胜于道教的。佛教传播得到空前发展,鉴真大师甚至远赴日本传教。由于唐朝比较开放,对宗教比较宽容,所以道教虽略逊佛教,总体上也倒活得很不错。

宋朝大概是道教史上最最黄金时期。宋太祖赵匡胤比较笃信道教,宋朝“恬淡寡欲”的治国风格,恐怕与统治者信道教有些关系。

宋真宗更是狂热道教徒,甚至对外宣称玉皇大帝托梦告诉他,赵氏始祖是轩辕皇帝。后来更是布告天下,赵氏始祖为圣祖天尊大帝。

宋真宗还在东京汴梁花8年时间修了一座玉清宫,极其奢华金碧辉煌,可谓是“竭天下之才,伤生民之命”。这反映出了宋真宗对道教的狂热。


宋朝统治者虽笃信道教,好在对佛教也并未排斥。五台山、峨嵋山、天台山等处寺庙多为宋朝时修建,许多佛教典籍也是宋朝是翻译整理的。宋真宗时全国佛教僧侣有40多万,尼姑有6万多,比宋朝初期涨了两倍。

这些都说明佛教在宋朝发展也是比较好的。

元代对宗教采取了十分宽容的宗教政策。只要这些宗教不反对蒙古人的统治,就让它们自由发展。寺院、道观的财产都受到政府的严格保护,任何人不得侵夺,甚至朝廷还会向他们供应口粮。

不过,元朝建立者忽必烈更推崇佛教一些,因为他本人喇嘛教(藏传佛教)。

忽必烈的哥哥是著名的蒙哥汗,他好像没有宗教倾向性,他信仰原始的萨满教。这种原始宗教尚未形成严格的教义和教规,因而对其他宗教没有很强的排斥性。

蒙哥汗曾召集佛道500余教众,在上都(今内蒙古正蓝旗东北)举行大辩论。以全真道“诚明真人”张志敬为首的道家在辩论中失败,败给了那摩国师。


这位那摩国师可不简单,他本是克什米尔人,尽弃所有学佛法,隐于大雪山下,当苦行僧十三年。后来被蒙哥汗封为国师,总管天下宗教。

这次辩论输了对道教打击很大,参加辩论的一些道士被勒令削发为僧,45部道家典籍被认定为“伪经”而烧毁。

一些人以为,道教在元朝时空前发展,可以横着走那种,因为“长春真人丘处机跟成吉思汗关系很好”,看起来并非如此。

明清两代高度中央集权化,统治者需要利用宗教麻痹人民,而佛教在这方面表现更良好。比如佛教认为你这辈子很穷很苦,是因为上辈子做了孽,这辈子在赎罪,于是信徒便觉得都是我的错,要安心赎罪,则不太容易去造反。这当然是有利于统治者的。


道教在明清时期则总体上受到较为严格的限制,表现逐渐衰微。而西方的天主教、伊斯兰教等这时也进入中国,道教需要与它们抢夺信徒,竞争很大,表现的也越来越力不从心。

现在,道教已没有了与拥有庞大信徒的佛教的斗争力量了。

好奇心驱使,挖掘史料逸闻——【好奇挖掘组】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楼主其他主题

热点推荐

ZALEER与你快乐分享

关注艺迪

艺迪新品

全国服务热线:9:00-16:00

400-8888-000

公司地址:上海市嘉定区创业大厦10楼1006室

运营中心:南京市锦江区东华正街55号广电仕百达国际大厦25楼(南京分公司)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