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广播台
查看: 99|回复: 20

佛教和道教可以同时信仰修行吗?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7

帖子

2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0
发表于 2019-12-1 07:24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可以既信佛又修道吗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4

帖子

18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8
发表于 2019-12-1 07:25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可以的,当你看见世界的实相时,你就明白道教佛教儒家基督教都可以信,只是这时你不再盲听盲信,你知道你才是世界本来的面目,那些只是角度不同而已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5

帖子

17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7
发表于 2019-12-1 07:25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说起和佛教的相似性,古印度的数论、胜论、吠檀多,即使很多学佛的人也分不清,然而都是被佛教所批判的。佛教有两本论,龙树菩萨所作《中论》,提婆菩萨所作《百论》,里面都有大量对各种好像和佛教说的一回事的观点的批评。如果自认己宗的观点和佛教一回事,请先过中观这一关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4

帖子

14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4
发表于 2019-12-1 07:25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忠臣不事二主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5

帖子

17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7
发表于 2019-12-1 07:2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实名反对Rainier的部分说法。
我反对的并不是他关于佛法的部分,而是出于先入为主的外道偏见去研究“道教”得出的结论。

他在知乎上贬斥道教修炼境界的这种做法有两种坏处:
1,使道教徒对于佛教佛法的厌恶心增盛,并带来更多的纷争。
2,使部分可以因信仰道教从而走上解脱之道的人从此与道教绝缘。

我一直认为陈兵先生的文章,佛学讲得很好,道学丹道也很有研究,但也仅仅止于学术性上的逻辑辩证。陈兵先生认为道家的最高境界是以“一念不生”为究竟。那么关于道家道教修炼得以立足的根子便歪了,有什么意义呢?

如果修行不是为了证见实相寻求真实的解脱,如果修行不是往自身自心中内求,那么任何外在的信仰与追求都是不值得且盲目的。
我这个回答立足的基础不是佛教,也不是道教,不是佛法,也不是道法,而是以“开放性的视野”为出发作论述。

跳出宗派安立的各种名相概念,仅从各个宗教关于其“最高存有”的描述,我们会发现:

基督教圣经中对于上帝的描述,
伊斯兰教古兰经中对于安拉的描述,
道家经典中对于道的描述,
佛教经典中关于真如的描述
——它们本质上是同一个东西。

这也是他们各自能成为宗教信仰流传几千年的根本原因。所有的宗教都没有例外,只是在传承的流变之中可能已经产生了极大的失真。

如果我们能开放性的接受这一点,并从自身中领悟到这个真相,那么我们就会发现——这真的是很平常很平常的事情。

发现宇宙人生的真相(开悟)在全世界拥有文明的国度,从来都不是哪个宗派所独有的。

也只有真正了悟大道的人,才会对世间每个宗教,每一个教派心有敬畏,而不是固守于自己那一点知见,却看不到更宽容的世界。

什么是更宽容的世界?
克里希那穆提无疑就是一位证见实相的贤圣。
《当下的力量》的作者无疑就是一位证见实相的贤圣。
元吾氏无疑就是一位证见实相的贤圣。

而在某些没有真实修证的佛教人士眼中,他们却是心外求法的外道。
当代密宗证悟者雪漠大师也没有这般轻下论断。

我认识的一位道家前辈说过这样一句话:对本体的明白,不管走到任何地方,遇到任何教派的明白人,即使是自己在没有明白前最讨厌的人,都会知道他明白了。这时候如果仍然有距离或者隔阂,那就是用的选择不一样了。


我对于这个问题的个人结论是:如果从信仰的角度而言,信仰任何一个宗教都无不可,在这个基础上对别的宗教保持敬畏,和而不同存而不论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

如果从修行导向个人解脱的角度而言,修道学佛,其下手只能有一个选择,因为各自体系的不同导致修行方法各异,在没有达到“见道”的境地,需要按照次第如法修习,这是极难越级的。


摘一篇文章:

如何是真正的修行? - 世有仙的回答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2

帖子

13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3
发表于 2019-12-1 07:26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中国人不一直都是这么干的吗?上面供着西方三圣,前面摆着玉皇大帝,台下供着土地。这就是题主所说的“信仰”吧?
至于修行,道家的修行和佛家的修行完全是两个路子,暂且不说谁的方法好,但他们确实是互不相容的。
至于形而上的体,可以说是殊途同归,只要悟性高,哪怕你磨菜刀,都能开悟,不必拘泥于形式。芸芸众生,因自己的根器修学种种法门,抛开宗教的芥蒂,说句老实话,谁没走过很多道门?没去试过也不知道哪道门是适合自己的。
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4

帖子

9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9
发表于 2019-12-1 07:27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瑶
佛教的追求和道教的追求完全是两回事。这点,学佛入门的都能明白,这里我就不多说了,有兴趣的话,请移步一观佛教、道教的交集和区别在哪? - 任天涯的回答

既然目标不一样,但大家都坚信自己是正确的,你怎么破?除了像全真道那样把佛法歪曲后硬生生揉在一起,基本没别的办法,所以还是别了,你不可能同时在保持正确信仰的情况下兼容二教。

至于说修行手段,两教倒是有不少可以相互参考的地方,特别是在中国这个喜欢和稀泥的文化环境下,修行手段至少在形式上开起来有相通之处,然而,这并没有什么意义。

所有的宗教之间应该相互宽容对方的存在,但是相信所有的宗教到底就是一回事——即便在宗教内——这也是一种蒙昧的表现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

主题

6

帖子

2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1
发表于 2019-12-1 07:27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可以的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
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。
任何国家机关、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,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。
…………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3

帖子

1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0
发表于 2019-12-1 07:28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反对和稀泥的说法。
信仰佛教之后是不能信仰道教的,不仅道教,任何外道都是不可以的。三皈依在佛教是极其严重的问题,持三教合一、三教殊途同归这样的观点小心断后世佛种。后世值遇佛法获得正见的因,是这世真正的认同佛法是最高的真理,佛、菩萨和圣僧是唯一真正皈依处,如果这个坏了,后世就没有再遇佛闻法的种子。


《般舟三昧经》:
“佛言:当持五戒,自归于三,何等为三?自归依佛、归依法、归依比丘僧。不得事余道,不得拜于天,不得祠鬼神,不得视吉良日。”


《优婆塞戒经》卷五,净三归品:
“是三归依乃是一切无量善法,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之根本也。”


《优婆塞戒经》卷三,受戒品:
“若归佛已,宁舍身命,终不依于自在天等。
若归法已,宁舍身命,终不依于外道典籍。
若归僧已,宁舍身命,终不依于外道邪众。”


一、从证悟境界上讲,信仰佛教后没必要信仰其他宗教


宗教的智慧层次是有高低的,比如你到书店随手拿起一本数学书,这本数学书也是有层次,比如是小学的还是中学的,亦或是大学的。


至于佛教对道教的看法,这里转摘一段“佛教到底是什么?”中的内容:


佛法修学的五个层次


佛所说的全部法从内容上分为“五乘”:


1. 人乘法,讲如何度过合理人生、获得现世安乐幸福并在来生为人的道理方法。


儒家的境界大概就相当于人乘法,在世间做一个好人,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,追求现世的事业成就,在社会中实现自我的价值,心理学上称为“自我实现”。


2. 天乘法,讲如何提升生命,命终后生于天堂长享快乐之法。


大多数的宗教都属于这个层次,基督教、伊斯兰教、道教、印度教,教人行善,死后升天,享天福,天乘法根据是否注重禅定可以分为两个层次,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样的宗教,只重善业,不太讲禅定,从佛法讲即使生入天道,一般也只是欲界天(三界: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(道教所谓“大罗天”、“种民天”));而道教和印度教这类宗教,除了教人行善,还特别注重修习禅定,(道教的“内丹”实际属于禅定的范畴,换了个说法),能生入色界甚至无色界这样的更高层的天。根据佛法,佛教虽然认可根据其教义最终能达到这样的效果,但是佛以其所证得的尽知一切的一切种智讲,生入天道,实际上所得的幸福也是有限的,天道寿命虽长,终会有终结的一天,即使贵为天主,也难逃轮回,天人寿命将尽时会出现五衰之相。所以,天乘法和人乘法都无法解决生死问题,并不能使众生获得究竟的安乐。


3. 声闻乘法,讲个人超出生死,获得永恒安乐(涅槃)的“四谛”法。声闻乘之阿罗汉,破除人我执,断尽烦恼,个人超出生死,获得永恒安乐(涅槃)。


4. 缘觉乘法,讲个人更彻底超出生死,达到涅槃的“十二因缘”法。缘觉乘之辟支佛,独觉佛,除断三界烦恼外,还能断一分烦恼习气,证悟深于声闻乘之阿罗汉。


5. 菩萨乘(大乘、佛乘)法,普度众生共出生死,圆满觉悟诸法实相,法界的体相用全都证得,达到最彻底的永恒幸福和圆满智慧、无限自由之法。(这里的无限自由是从自受用境界而言的,即使成佛,在众生界还是得受缘起法的限制,所以佛有“三不能”。)


二、从修行的角度讲,受三皈依之后,不再信仰其他宗教有其必要性


佛教中“外道”是一个中性词,指佛教以外一切宗教,另译作“异学”,很多不了解佛教的人,认为佛教把其它宗教定义为外道,并制定三归戒的做法过于霸道和狭隘,缺乏包容,实质上佛教这么做这是有其道理的,佛陀之所以这么开示,强调三皈依的重要性,完全是出于对佛子慧命的保护,因为根据之前的描述,外道修学最多只能成为天人,无法帮助众生解脱生死,获得究竟的安乐,佛教所证之的智慧,无论是“一切智”和“一切种智”,都是不共外道的,佛教徒入门从三皈依开始,皈依之后受到三归戒体的传承,才拥有佛子的身份。如果一个佛教徒,不依止三宝,去信奉其他宗教,吹捧附赞,会使得戒体破失,失佛子身,法门难成。


对于学佛者来说,必须认识到,佛是无上的导师,法是无上的真理,佛跟真如实相(真理)是不二的关系,佛陀即是真理的现身,所以佛陀亦称“如来”(乘终极实在或终极真理 ——“真如”而来),受三皈依,能使学佛者跟真如实相建立起一种重要的联系,这种联系是实证真如实相的一种增上缘(起特别重要作用的条件),而且只有受了三皈依,佛陀才能加持度化,据我接触过的一些有修行的人讲,佛陀在世的时候,只有皈依他,他才能加持你开悟,如果你不皈依他,他没法加持你,“不能度化无缘”是佛的三不能之一。


曾在知乎上看见过有人说佛教讲众生皆具佛性,那么信仰外道的也有佛性,所以即使不信佛教,信仰外道也能解脱。对于这个说法我打个比方来说明吧,如果把“众生”都比较作“质量合格的灯泡”,“通过适当电流的情况下能发光”可以比作灯泡的“佛性”,可以认为所有合格的灯泡都具备此“佛性”,然而灯泡要正常发光,必须通过适当的电流才可以,也就是说众生虽然皆具有佛性,但是必须通过信仰佛教,受三皈依,修学佛法的方式,才能让对自心佛性进行开发,如果把一个质量合格(通过适当电流的情况下能发光,即有“佛性”)的灯泡,“放在水里,埋在土里,或者挂树上等”(信仰各种外道),它都是无法发光的,换句话说,信仰外道,是无法对自心佛性进行开发的。


所以,三归戒,是佛教戒律之中的重中之重,如果一个人虽修学佛法,但不信仰佛教,不受三皈依,或者既信仰佛教又信仰其他宗教(受了三皈依,但也信仰其他宗教,这是犯三归戒的,相当于之前的三皈依白受,得不到三皈戒体的传承),那么对于这样的人,在其修学过程中尽管有可能得到一些感应之类,但是根据佛法的原理,开悟见道、生死解脱这样的成就,都是谈不上的,更不用说证无上菩提了,这种“信仰外道也能解脱生死,乃至证得无上菩提”可以说违背了佛法理论的根本:缘起法则,因为跟佛陀和真如实相,没有建立起增上缘。


对于“三归依的重要性,何为如法的皈依”,可以参考下这个回答中的内容:
佛学的三皈依如何来理解?


三、道教之“道”


道教以“道”名其教,说明它以绝对崇仰、服从“道”为特征。道的观念,渊源于道家。道教发展不同时期的不同道派、道教理论诸家,对道的解释并不完全一致,表现出几种不同的哲学倾向。但总的看来,道教诸家都以道为天地万物的本源,万物存在的终极因及起主枢作用者,可谓一种根源性实在。如《太平经》称道为“万物之元首”、“大化之根”;《老子想尔注》说道是“天下万事之本”;唐代道士成玄英《老子义疏》说道乃“虚天之系、造化之根、神明之本、天地之源。”


道教诸家都说道的性质是无名、无形、无为,乃形而上的东西。无名,谓不可用语言概念来表述,“道”之一字,也属不得已的“强名”。无形,谓无具体形相,不能以感官觉知。无为,主要指无主观意志。道的这类根本属性,常以“虚”、“无”、“空”表示之,“虚”是道书中用得最多的道的同义语。又谓道绝待无偶(一),超越空间(遍,其大无外,其小无内),永恒常存(常),具有生化天地万物的神奇功用,无为而无不为。道不可违逆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,是必须遵从的绝对命令。


道教炼养家对道的具体诠释,大略有三种。


第一种是从宇宙生成论的角度,以道为万物的始原元气、祖炁、先天一炁或元气的本原。如《太上养生胎息气法》说:
夫道为万气之主,道者,气也。


明•陆西星《阴符经注》说“太始太素之前,混沦一炁而已,……圣人不得已而名之曰道”。《真诰•甄命授》则谓“道者混然,是生元炁”,以道为元气始源。


道教炼养家们用体用、本末、形上形下等哲学范畴,把道与万物、先天与后天统一起来。如《钟吕传道集 》说:
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;一为体,二为用,三为造化。
一,指元气,二,指阴阳,三,指天地人物。元•肖廷芝《金丹大成》说形而上的〇为道之体,形而下的器为道之用。《金丹大要•道本阴阳章》把道分为先天与后天,谓无名无形的先天之道化生出天地万物之后,道便表现为后天万物中普遍存在的一阴一阳之道。清刘一明的《修真辨难 》则进一步说:
一阴一阳之谓道,是就道之用言;无形无象,是就道之体言。太极未分之时,道包阴阳;太极既分之后,阴阳生道。道者阴阳之根本,阴阳者道之发挥。所谓太极分而为阴阳,阴阳合而为太极,一而二、二而一者也。
从体用两方面观察道。张三丰的《大道论》说:
道者,统生天生地生人生物而名,含阴阳动静之机,具造化玄微之理,统无极,生太极。
把道作为生化一切、统一一切的一个宇宙总机关。


对道的第二种诠释,是从道的字义“道路”出发,引申出理、通、导等义。刘宋陆修静称道为“至理”,即最高的理则、理性。《道教义枢》释道为理、通、导三义。理,指虚无之理性,虚故“通生万法,变通无壅”,是一种指导人们弃除执著、掌握天机的理性。明伍冲虚《天仙正理》说:
夫所谓道者,是人所以得生之理,而所以养生致死之由。


这种意义上的理,包含有今天所说客观规律的含义。


对道的第三种诠释,是从唯心论角度出发,以道为人的心、神或元神、真心。《太上老君内观经》说:道“在人之身,则为神明,所谓心也。所以教人修道则修心也,教人修心则修道也”。宋元以来道书中说心即道,其所谓心并非今天所说的意识,古人所说的“妄心”、“常人之心”,而是指离念虑思维的心体、心性,所谓“无心之心”,是气功实践中所体验的主客、物我不分的特殊心。白玉蟾《玄关显秘论》说,天地未生之前的虚无,是客观的道。人以无心之心契合之,“一物圆明,千古显露,不可得而名者,强名为道,故谓即心是道。”这种意义上的“即心是道”,与西方的客观、主观唯心论都是不大一样的。


以上对道的三种具体诠释,都指所谓“大道”、“常道”而言。另外,各种具体的法则,如伦理之道、治政之道、内炼之道等,皆一统于大道、常道。


大道、常道在道教炼养中至为重要。道教求复归于道,强调按大道的理性所含的法则来修炼,道的法则主要是虚无、清静、无为、自然,这是道教各类炼养功夫的根本法要,尤为高层次道功的修炼要诀。


四、道教与佛教的具体区别


佛教以绝对的真实“真如”为最高信仰,而道教以“道”为最高信仰,皆重在依靠自力修行而超越生死。但是道教比起佛教,不大真实的成分要多不少,理论上明显要弱很多,与老子那样主观、感性的揣测所谓的“道”不同,佛陀对自己的证悟充满自信,常自称觉知圆满,已获一切智,生死已出,道业已成,知如实,见如真。道教对“道”的认识,普遍都是讲不清楚的,可以认为是一种感性的信仰,实际上,道教人士对于所谓道的揣测和猜想,无非是自己在禅定境界中的一种身心体验罢了。而佛教对“真如”的认识和阐述非常的详尽,且智慧也要高明得多,再如多数道经,乃通过扶鸾写出或道士所造,谈到世界观以及修行相关的内容,谈玄太多,好多都是比较主观的,对于同一名相,理解上可谓众说纷纭,不像佛经那样,多属释迦牟尼佛说法的记录,理论论述得严谨完备。


虽然佛教和道教的典籍都比较难读懂,但是这两者之“难”有明显的差别。实际上,道教典籍难以理解,并非智慧多高,而是因为道教是密教,所以其典籍很多都是满篇的譬喻,隐晦诘曲,需要有传承,而佛教的典籍则难在智慧深妙,与道教相反,佛教的古德在译经的时候采用的都是最易懂的表达,且并无隐喻,阅读所需要的古文水平并不高,可谓是语浅义深,但是学佛者通过名相的学习,看一些祖师大德的讲解,认真研读,基本上能很好的理解,可以说对于大众,并无门槛。


道教的信仰,一言以蔽之曰:神仙,一是信仰神、仙有超自然的力量,可以满足人的多种祈求;二是信仰人可以修炼成神仙。前者属多神崇拜,随时代的进化市场越来越小;后者靠自己的努力实现生命的变革,精神颇为积极,陈撄宁先生曾将它与有教团组织的道教分开,名曰“中华仙学”,其渊源十分久远。道教产生之后,全面继承了古代诸家尤“中华仙学”的炼养术,以之为修炼成仙的主要途径。


围绕炼养成仙的宗旨,道教把气功禅定与戒律、伦理、摄养卫生之道、符箓方术等结合在一起,形成一家庞大驳杂的炼养之学,其学以形神共炼、性命双修、内外并重、人天合一为特征,包括数百种炼养方法,其中炼神、服气、守窍、存思、内丹等类,从佛学看属于禅定;导引、服饵、辟谷、按摩、叩咽、房中、摄养、武术、符箓等,或属气功动功,或属气功禅定的辅助功。


道教在先秦道家学说的基础上,广收博采佛、儒、墨、易、医、阴阳五行等诸家之学,及古代天文学、化学、冶金学、军事学等方面的知识,建立起炼养理论,其说以“人身一小天地”的天人合一论为基本立场,以形神、形气、神气精的关系为中心,对天人关系、人体生命,具有自家独特的观察方法与见解。道教炼养家们在论述这些问题时,各抒己见,倾向不一。在中国古代诸家学说尤儒释道三教中,道教被公认为以擅长养生著称,宋孝宗云:“以道治身”,擅长治身,确为道教与佛教、儒家相比而凸显的特长。


道教的炼养之术,低则有养生健体乃至延年益寿之效,实际上与宗教信仰无关,任何人都可以修炼。高则如内丹,乃一种禅定,体系严整,较易入手,实践经验甚多,如法修炼,可以深入佛教所谓正定——四禅八定,获五神通,上生于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天,这是从佛法看也真实不虚的。甚至还可改造肉体结构,实现“形神俱妙”,散则为气,聚则为形,犹如修藏密的最高成就——大迁转身。佛教《楞严经》说有十种仙人,居于深山海岛,寿千万岁,即道教所谓地仙,我相信地球上隐居有此类仙人,也相信有不少修炼成就、居于天上的天仙。当然,达此成就,需要具足各种条件,最关键的条件是有真仙指点,历来具足这些条件者难得。


即便具足条件,得以修炼成仙,乃至上生色界、无色界天(盖即道教所谓“大罗天”、“种民天”),寿长经劫,在佛法看来,也不出三界,如《楞严经》所言“报尽还来,散入诸趣”,佛教人士因此斥道教徒为“落空亡的外道”、“守尸鬼”,自有其理由在。


道教修炼难以超出三界生死、不及佛法的原因,在于其理论之不究竟。道教虽然也以心契合于道为成仙之要,所谓“与道合真”,以道为真实不变易的理,但探究道的方法,主要是从宇宙生成的程序去追究万有本元,以道的理则为“虚无”,不像佛法从分析万有的缘起发现自性毕竟空为究竟真实。道教虽然以虚无或空为道而做心契于道的功夫,但这虚无、空是万物产生之前的虚无、空,不离意识的分别构建,非佛法缘起性空、空有不二意义上的本来空性,故纵使心契虚无、空,乃至“打破虚空”,一般也无力打破作为生死根源的俱生我执,离绝意识分别,断尽烦恼,最高盖只能达到无色界定。道教以“一念不生”为本来真性,从佛法看也只是初禅未到地定或“有分心”,乃根本无明。道教内丹家自唐宋以来对此颇有认识,多于道功的高级阶段参究禅宗,乃至如张伯端之以佛法“究竟空寂之本源”为归宿。


尽管如此,道教也仍然不失其特有的价值:道教从宗教炼养的角度,继承、总结、发展了中华传统的养生之道,开拓了多条行之有效的炼养途径,积淀了大量的实践经验,留下了几百种炼养著述,对人类不无其贡献。道教的伦理思想、劝善书,多与佛法相同相通并更契合中土文化。道教对修炼中身心尤其身体、精气神的变化及对待方法,比佛教说得清楚,内丹学的精气神说,较藏密气脉明点说更具理论深度、更切实。不仅道教徒,即修习佛教禅定尤其密法者,若能参考道功,应有益处。


五、道教的出神


心灵学所研究的脱体经验中的多数,大概属于幻觉、意想或某种超感官知觉的暂现,不是真正的灵魂脱体。但也不能否认脱体经验中确有神识离体出游者。肉体尚活及测不到有某种物理实体脱体而出,不足以作为否定神识离体的依据。按佛家之说,心识是多层次多功能的集合体,可能有一部分意识乘气离体出游,一部分心识或余气维持肉体生理活动。用道教魂魄说来解释,可能有三魂或一二魂离体,七魄守舍。这时虽然有神识或魂脱体出游,但肉体还是活着的。当然,真正的神识或灵魂脱体,在肉体上应能测出相应的生理变化。至于修道者自在“出神”神游者,据佛家之说,是修禅定、瑜伽达色界四禅时,由身中细气或色界四大形成一“幻身”或“意生身”。按道教之说,则是修内丹等达炼气化神(当于佛家二至四禅定境)时,体内形成一纯阳之“阳神' 可脱壳而出。若炼气化神未能完成,神气中的阴滓尚未炼尽,其神虽亦能出,称为“阴神”,阳神可令人见、能移动物体,而阴神肉眼不能见,不能移动物体,阳神只从顶门出,阴神从眼耳等窍穴中出。佛教《榜严经》 卷九说,修禅定达受阴尽者(相当于苦乐双亡之第四禅):
其心离身,反观其面,去住自由。
心离其形,如鸟出笼。
正是阳神出窍境界,阳神出壳,相当于佛教《楞伽经》所言三地以上菩萨所成就的“三昧乐正受意生身”。道教丹书如《金仙证论》等也说炼炁化神高级境界即是佛家所言四禅,更高阶段气住脉停,佛书说为无色界无所有处定。修到形神俱妙,略同于藏密大圆满法的最高成就“光蕴身”,或说道教形神俱妙只能以炁为身,而藏密光蕴身以光为身,要比炁所成身高级。但形神俱妙及光蕴身的成就,条件极其严格,自古以来具足诸缘修习成功者寥寥无几。藏密称修成“幻身”和“颇哇”法者,其神识可从顶门梵穴离体而出游,菩萨的清净幻身称“意生身”——由意识制造的身体,根据菩萨地位的高低,意生身可分为三种。


宋代以前的修道者,大多修到炼气化神完成,能出“阳神”,就算成仙。这种仙人,在佛教看来,并未超出生死,至多只是超出了人间的生死或欲界的生死,不能超出三界生死,阳神、天仙,尽管寿命很长,到一定的时候还是会死。因为达到的只是“纯阳”,就是没有任何物质欲望、生理欲望的纯粹精神,佛教看来就是超出欲界。但既然有纯阳,就必然有纯阴,纯阳只是超出地球上或太阳系的阴阳界,并没有超出更大的阴阳界,所以还不能离开纯阴,就是地狱,天寿终了之时,还得堕落,甚至堕到地狱里。何况道教中人没能修得堪以断尽生死之根——烦恼的智慧,心性未必能达到真正的纯阳,内丹的说法是未能灭尽“阴滓”(欲界烦恼),故即便修成天仙得以生天,一般也只能到欲界天。


道教南派祖师张伯端在其所著《青华秘文》中,曾论述儒佛道三家所言“性”的区别,认为道教之性深于儒学,佛教之性(佛性、心性)又深彻于道教,莲池大师称赞张伯端“论性命极分晓,而大尊佛法,谓佛法先性,尤有胜焉,可谓灼有见处。”


道教的内丹,最高成就,按黄念祖居士的讲法,能到无色界的无所有处定,阳神成就,羽化登仙,是可以达到,但是这种内丹的修行,对心性的认识上是有所缺陷的,因为通过一念不生的心去修,并不可能真正证到一念不生,因为即使到了无色界的无所有处定,还是有深层心理活动的,因为只有证得般若才能把俱生我执断掉。所以道教的道功即使成就,肉身改造,成为天人,还是会有生死的,因为这种进化,还是在三界之内,当然这种仙人,五神通都具备,佛教也是这么认为的。黄念祖居士讲这是一种意生身,虽然比欲界人道众生先进得多,但是还是一副具体的生命形式,跟证到涅槃妙心后所证得的法身无法相比,涅槃所证得的法身是以法界为身,以法性为身,以永恒不灭的宇宙体性为自己的身体,这个身体当然是永恒不灭的,不受任何条件的限制,超越一切条件,即使天地崩塌,宇宙毁灭,也不受任何影响。所以禅宗有一句偈子:
“青青翠竹尽是法身,郁郁黄花无非般若。”
翠竹黄花皆是法身。


佛教认为神通不敌业力,即使五神通具足,证不到涅槃,还是得轮回,所以从这点上就看出佛教跟道教的区别,道教追求的是禅定成就,因为禅定成就神通就成就了,而佛教追求的是智慧成就,禅定只是一个工具,通过禅定的强大专注力来破迷开悟,证得般若。道教人士以内丹成就能出“阳神”为内丹性命双修胜于佛法之处,关于此点,莲池大师在《竹窗随笔·出神》对此作了如下解答:
“或问:仙能出神,禅者能之乎?曰:能之而不为也。《楞严》云:‘其心离身反观其面’是也,而继之曰:‘非为圣证,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’是能之而不为也。”


《楞严经》所言“其心离身,反观其面”,乃受阴尽之境界,属于达四禅时自然会有的功能,是无法解脱生死的。又问:《楞严》所云乃阴神,仙人出者阳神,禅者能之乎?亦答:“能之而不也。”所以佛教修禅之人亦能达到,只是“能而不为”。比如禅宗五法脉之一沩仰宗初祖,沩山灵佑禅师,宴坐静室而被人看见其在村中吃油粢,这事被宗门知道后,被严厉呵斥,说明禅者非不能出阳神。当时宗门算是留情了,如果严厉一点直接让其迁单走人了。莲池大师还谈到过,曾有一位僧人入定出神,自言:“我之出神,不论远近皆能往来,亦能取物”,这正是道教所讲的阳神,但却被先德训斥责备说:“圆顶方袍,参禅学道,奈何作此鬼神活计?”这些都表明了佛教在修证上跟道教态度的不同。佛教严禁证得禅定者出神,因为无量劫来,我执本就坚固,这种“出神”从智慧证悟来说,佛教认为是一条歧途,不仅无法解脱生死,反而会使我执更加强化,因为诸法无我,“出神”必然会强化身见,见道则更愈加艰难,当时宗门训斥沩山灵祐禅师,是不希望他的“出神”行为对周围同修造成修行上的误导。《竹窗随笔·出神二》中,莲池大师对道教所谓“神”有一句评价:“无量劫来生死本,痴人认作本来人。”近代高僧印光大师,也批判内丹炼阳神是胶固识神、抱守我执、不得解脱的外道法。《增一阿含经》卷二三释迦牟尼佛讲了一个“四仙避死”的故事,有四个兄弟精勤修行,成就仙果,得大神通,以神通知业报成熟,死期将至,乃各自施展神通,以图逃避,老大凌空升腾,老二潜入大海底,老三钻进须弥山岩石中,老四钻入地下,结果一个也没能逃脱死亡业报的追逐,都死于藏身之处。先证到涅槃妙心被佛教认为是当务之急,所以说“生死事大”。


宋代以来,道教内丹受禅宗的影响,极其重视修性,与禅宗一样,高唱“明心见性”。宋代以来的内丹家认为这种吸收了禅宗明心见性之长的内丹,比以前的内丹高级,可以了性,超出生死。但内丹修炼者的明心见性工夫,一般来说与禅宗还是有所区别。后人评价全真道祖王重阳之道“似禅而稍粗”,太虚大师称全真道为默照禅的流变,粗、流变,意味表面上很像,但还是有别,不完全一样。道教修炼者明心见性的见地及工夫,大概多数相当于禅宗人破初关所见阿赖耶识,还不是真正不生不灭的本来真性。因为它虽然虚无,但未能超越有无乃至亦有亦无、非有非无,未能打破根本无明,故未能证得如实知见一切空、唯心所现的智慧及永恒安乐的涅槃。


道教内丹修炼者参究禅宗,一般是从书上或见闻采用禅宗的某些方法,如默照、参究等,没有禅宗“以心传心”的传承。但也有些道教修炼者实际参学于禅师门下,如南宗祖师张伯端,先修钟吕内丹,后来师事当时云门宗下雪窦重显禅师学禅,写了几十首禅宗诗偈,附于其著名丹书《悟真篇》之后。据传纪载,张伯端晚年带了一帮人学佛,死后烧出一枚鹅蛋一样大、色如琉璃的舍利子。清朝雍正皇帝自称参禅开悟,一年透彻三关,自号圆明居士,带领一帮王公僧道在宫廷里参禅。他选编古人禅宗语录,名《御选语录》,其中选录了张伯端的禅宗诗偈,作了三段评论,并封张伯端为“大觉禅仙紫阳真人”。所谓禅仙,就是说他是在禅宗里开悟的一个仙人。


张伯端认为,炼丹最后须归于佛家“究竟空寂之本源”,在其《青华秘文》一书中,从道教的角度,对三教的心性论作了一个颇为公允的评价。他说:
儒家以喜怒哀乐为妄心,以忠恕慈顺、恤恭敬谨为真心。
儒家讲的有忠恕慈顺恤恭敬谨等的真心,在道教看来也是妄心,是后天才有的,先天没有。道教要把这个妄心除掉,返回先天,又从先天无妄的真心中起“真意”、“真念”,用它去炼化精气,“奋天地有为,而终至于无为也”。内丹修炼,是从有为返归无为。作为一个自幼饱读儒书、长为幕僚,中年学道而内丹成就的南宗祖师,张伯端对儒、道两家心性说的评论,应该说是很中肯的。


尽管如前所述,道教的修行不能真正彻底解决生死问题,然而道教内丹的方法,作为一种禅定,是很有价值的,可以作为学佛人修禅定的一种门径。佛教经论一般说需要修到初禅未到地定,在此基础上修观,才可以见道,要不然心是乱的,气也不足,难以集中巨大心力打破无明。没有禅定的基础,直接修观或参究的话,可能会感到紧张、吃力,甚至可能有负面效果。因为修观、参禅是在心灵深处做非常细微的工夫,气不足、心不定,就难得开悟,比喻为被风吹动的灯焰,难以照烛黑暗。如果先修内丹,进入正定,有了可以久久专注不动的定力,就容易深察内照,照破根本无明。


印度教、道教、佛教密教三家,都说调制呼吸是快速入定的要门。但调息很讲究技术,要缓慢微细,否则会伤身。三家中,论调制呼吸的技术,大概数道教最实在。密教、武术注重用刚猛气,容易修出毛病,甚至把人修死。道教注重自然,其调息术以《老子》“专气致柔”为宗,意思是专注呼吸,让它慢慢变得非常柔和,由此进入静境。


对修定过程中身体、气脉的变化,佛教显教讲得不大清楚,藏传密教虽然讲了,但不是很适用。汉人按照藏密的方法修气脉明点,往往会出毛病,晚年瘫痪者较多,修得越好越容易瘫痪。从道教内丹的观点看,藏密的拙火定、双运道等,修得好的人不瘫痪就怪了。因为它用很硬的方法、以意念逼迫气入中脉,而道教认为中黄正脉只可走先天气,若稍杂后天识神,叫做“闯黄”,有生命危险,又长期意注顶门,致血往上行,容易导致脑溢血。大概是因为藏密的气脉明点修法是适合印度人的,印度人的气脉、体质和心理素质与中国汉族人不大一样。修气脉明点或修命,道教和藏密都强调必须在有经验的过来人指导下修,不可以自己随便看书修,道教强调“性功”可以自悟,“命功”必赖师传,藏密也是这样。修行中身心的变化,是常人和中西医学难以明了的,现代科学的仪器也无法全部检测到。在不能完全理解的情况下,自己随便修炼,是很危险的。


六、佛教的社会形象相较于道教有所不足


好些没有深入了解过佛道两家的人通常会有更倾向于认同道教,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吧:


1.媒体的影响,无论小说还是影视,只要是道家的修行者,出来就是高深莫测,仙风道骨,而佛教呢,基本都是坑蒙拐骗,谋骗财色之辈。偶尔有一个正面的,也是一副絮絮叨叨让人要一心向善之类迂腐无能的样子,形象境界上的差距可以说是云泥之别。


近年来,无良媒体为了吸引公众眼球,将舆论引向非常小众的经营性寺院的假僧人,因为这类假僧人很容易成为人们的谈资,容易成为引发舆论的对象,这些媒体着力甚至夸张的描述这些所谓假僧人获得的财色等好处,导致广大群众的内心不平,引发了舆论的风暴。尤其近段时间对释永信的举报,一下子把僧人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实际上,很多人不知道这类僧人都不是真正的僧人,而且是极其小众的,僧团中绝大多数的僧人都是真正为求圣道出家的,我接触过的一些正信的师父,有些每当听到这类非议的时候,都很难过,甚至有的特别激动,可见他们平时受到的不公正的非议确实太多了。每次看见他们这样的表现,我心里都非常难过,真的很替他们感到委屈不平。其实大家有机会可以去各个寺院了解一下,媒体中提到的那些情况,是非常少见的。


2.当今时代,社会的浮躁和压力,导致道教这种避世修行,追求自由、逍遥的洒脱态度,很大程度上契合大多数人内在的心理需求,而佛教这种利乐有情,普度众生的态度,并不能引起多少的共鸣。


3. 还有就是佛教自身的原因,陈旧的僧团体制,弘法体系太过落后,几千年来一直延续这种方式,基本没有任何改变,不能与时俱进,找到一个更应机于当今时代的组织和弘传的方式,导致给人一种迂腐、愚昧的印象,要论智慧,佛教比其他宗教高得多,然而正是因为这种形象上的不堪,使得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谈到佛教,就认为那是愚夫愚妇才会去学的,老年人怕死而寻求的精神寄托罢了。这一点上,基督教就远胜过佛教,现代化的行销方式,让基督教在传播上比起佛教更适宜时代得多。虔诚的信仰,经常性的聚会,互助交流,尤其在当今这个人际交往疏远、淡漠的时代,更是让其教徒都感觉到精神上的温暖。种种这些因素,导致如今佛教势衰,佛日若要重辉,佛教应该需要作出一些正面而应机的革新。


七、对于“三教合一,三教融合,三教殊途同归”这类观点,佛教历来都是训斥的


无论释迦牟尼佛还是各位祖师大德,从来都不承认外道和佛教是一家,殊途同归。佛教所证之般若是不共外道的。至于“三教合一”的说法,莲池大师《竹窗二笔》、《竹窗三笔》、《竹窗随笔》、《正讹集》,永明延寿大师《宗镜录》及智者大师《摩诃止观》中都有明确的批判。


永明延寿禅师《宗镜录》卷四十六:
“故知或名同体异。不可雷同。或名异体同。应须甄别。邪正既辩。玉石俄分。不滥初修。深裨后学。又华严演义云。此方儒道玄妙。不越三玄。周易为真玄。老子为虚玄。庄子为谈玄。老子道德经云。道生一。一生二。二生三。三生万物。注云。一者。冲和之气也。言道动出冲和妙气。于生物之理未足。又生阳气。阳气不能独生。又生阴气。积冲气之一。故云一生二。生积阳气之二。故云二生三。阴阳含孕。冲气调和。然后万物阜成。故云三生万物。次下又云。万物负阴而抱阳。冲气以为和。上来皆明万物自然生也。庄子宗师篇云。在太极之先。而不为高。在六合之下。而不为深。先天地生而不为久。长于上古而不为老。注云。言道之无所不在也。故在高为无高。在深为无深。在久为无久。在老为无老。无所不在。所在皆无也。又云。知天之所为。知人之所为。注云。知天之所为者。自然也。意云。但有知有为。皆不为而为。故自然也。今断云。若以自然为因者。断义也。即老子意。由道生一。道是自然。故以为因。是邪因也。又若谓万物自然而生。即庄子意。则万物自然。无使之然。故曰自然。即无因也。如乌之黑。即庄子文。涅槃经意。周易云。一阴一阳谓之道。阴阳不测谓之神。释云。一谓无也。无阴无阳。乃谓之道。一得为无者。无是虚无。虚空不可分别。唯一而已。故以一为无也。若有境。则有彼此相形。有二有三。不得为一故。在阴之时。而不见为阴之功。在阳之时。而不见为。阳之力。自然而有阴阳。自然无所营为。此则道之谓也。今断云。若以阴阳变易能生。即是邪因。又一者无也。即是无因。若计一为虚无自然。则皆无因也。则人自然生。应常生人。不待父母等众缘。菩提自然生。则一切果报。不由修得。又易云。寂然不动。感。而遂通天下之故。礼云。人生而静。天之性也。感物而动。性之欲也。后儒皆以言词小同。不观前后本所建立。致欲浑和三教。但见言有小同。岂知义有大异。是知不入正宗。焉知言同意别。未明已眼。宁鉴名异体同。所以徇语者迷。据文者惑。恐参大旨。故录示之。且如外道说自然以为至道。不成方便。仍坏正因。佛教亦说自然。虽成正教。犹是悉檀对治。未为究竟。以此一例。其余可知。”


上面说的外道说自然以为至道,指的即是老庄。


永明延寿禅师《万善同归集》:
问:「老子亦演行门,仲尼大兴善诱。云何偏赞佛教,而称独美乎?」
答:「老子则绝圣弃智,抱一守雌,以清虚憺泊为主,务善嫉恶为教;报应在一生之内,保持惟一身之命。此并寰中之近唱,非象外之遐谈;义乖兼济之道,而无惠利也。仲尼则行忠立孝,阐德垂仁,惟敷世善,未能忘言神解,故非大觉也。是以仲尼答季路曰:『生与人事,汝尚未知。死与鬼神,余焉能事?』此上二教,并未逾俗柱,犹局尘笼,岂能洞法界之玄宗,运无边之妙行乎?」


智者大师在《摩诃止观》中的呵斥更为严厉。


《摩诃止观》云:
“今世多有恶魔比丘。退戒还家惧畏驱策。更越济道士。复邀名利夸谈庄老。以佛法义偷安邪典。押高就下推尊入卑。概令平等。以道可道非常道。名可名非常名。均齐佛法不可说示。如虫食木偶得成字。检校道理邪正悬绝。愚者所信智者所蚩。何者。如前所说诸生诸不生诸四句诸不可说。汝尚非单四句外不可说。何况复外。何况具足外。何况犊子耶。尚非犊子。何况三藏通别圆耶。诸法理本往望常名常道。云何得齐。教相往望已不得齐。况以苦集往检过患彰露。云何得齐。况将道品往望。云何得齐正法之要。本既不齐迹亦不齐。

佛迹世世是正天竺金轮刹利。庄老是真丹边地小国柱下书史。宋国漆园吏。此云何齐。

佛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。缠络其身。庄老身如凡流。凡流之形痤小丑篾。经云。阎浮提人形状如鬼。云何齐佛。

佛说法时放光动地。天人毕会叉手听法。适机而说。梵响如流辩不可尽。当于语下言不虚发闻皆得道。老在周朝主上不知群下不识。不敢出一言谏诤。不能化得一人。乘坏板车出关西。窃说尹喜有何公灼。又漆园染毫题简句治改足。轧轧若抽。造内外篇以规显达。谁共同闻复谁得道。云何得齐。

如是不齐其义无量。倦不能说。云何以邪而干于正。复次如来行时。帝释在右梵王在左。金刚前导四部后从飞空而行。老自御薄板青牛车。向关西作田。庄为他所使看守漆树。如此举动复云何齐。如来定为转轮圣帝。四海颙颙待神宝至。忽此荣位出家得佛。老仕关东吝小吏之职。垦农关西惜数亩之田。公私匆遽不能弃此。云何言齐。盲人无眼信汝所说。有智慧者愍而怪之。”


智者大师《妙法莲华经玄义》卷第八上驳斥老子、庄子之学不超出四见(有、无、亦有亦无、非有非无),故不得超出生死轮回,得成圣果。即便超出单四见,尚堕复四见中(一、有有有无。二、无有无无。三、亦有亦无有,亦有亦无无。四、非有非无有,非有非无无。)
“若此间庄老无为无欲。天真虚静息诸夸企。弃圣绝智等。直是虚无其抱。尚不出单四见外。何关圣法。纵令出单四见外。尚堕复四见中。”


智者大师《摩诃止观》卷十批判中国文化老子、庄子、周易执著自然为道之过失云(一、执著自然而行善,不离贪欲,最多得升欲界天之果报;二、执著自然而行无记,则行业未能灭尽,必定还会受到报应,从而无法超脱生死轮回的苦海;三、执著自然而行恶,会走上纵欲造恶的道路,难免恶报):
“一正明过失者。若天竺宗三。真丹亦有其义。周弘政释三玄云。易判八卦阴阳吉凶。此约有明玄。老子虚融此约无明玄。庄子自然约有无明玄。自外枝派源祖出此。今且约此以明得失。如庄子云。贵贱苦乐是非得失皆其自然。若言自然是不破果。不辨先业即是破因。礼制仁义卫身安国。若不行用灭族亡家。但现世立德不言招后世报。是为破果不破因。若言庆流后世并前则是亦有果亦无果也。约一计即有三行。一谓计有行善。二计有行恶。三计有行无记。如云理分应尔富贵不可企求。贫贱不可怨避。生无足欣死何劳畏。将此虚心令居贵莫憍处穷不闷。贪恚心息安一怀抱。以自然训物作入理弄引。此其得也。得有多种。若言常无欲观其妙无何等欲。忽玉璧弃公相洗耳还牛自守高志。此乃弃欲界之欲攀上胜出之妙。即以初禅等为妙。何以得知。庄公皇帝问道观神气。见身内众物以此为道。似如通明观中发得初禅之妙。若言诸苦所因贪欲为本。若离贪欲即得涅槃。此无三界之欲。此得灭止妙离之妙。又法名无染。若染于法是染涅槃。无此染欲得一道微妙。妙此诸欲欲妙皆无。汝得何等。尚不识欲界欲初禅妙。况后欲妙耶。若与权论。乃是逗机渐引覆相论欲妙。不得彰言了义而说。但息跨企之欲观自然之妙。险詖之行既除。仁让之风斯在。此皆计有自然而行善也。又计自然任运恣气。亦不运御从善。亦不动役作恶。若伤神和不会自然。虽无取捨而是行无记。行业未尽受报何疑。若计自然作恶者。谓万物自然恣意造恶终归自然。斯乃背无欲而恣欲。违于妙而就麁。如庄周斥仁义。虽防小盗不意大盗揭仁义。以谋其国。本以自然息欲。乃揭自然而为恶。此义可知也。”


如果要硬做比较,老庄连小乘都差得远,若及小乘,也不会称之外道了。智者大师《摩诃止观》卷三批评世间法师号称“老子、庄子与佛法相提并论”之过失云(认为老子、庄子尚不能与小乘佛法相提并论,何况大乘圆教。老庄与佛法比较犹如萤日悬殊):
“大乘诸门生执尚须空破。终不同彼世间法师禅师。称老子道德庄氏逍遥与佛法齐。是义不然。圆门生著尚为三藏初门所破。犹不入小乘况复凡鄙见心。萤日悬殊山毫相绝。自言道真慢瞿昙者宁不破耶。”


智者大师《维摩经玄疏》卷第一以圆融态度将老子、孔子之说归入世界悉檀(即世间法):
“清净法行经说。摩诃迦叶应生振旦示名老子。设无为之教外以治国。修神仙之术内以治身。彼经又云。光净童子名曰仲尼。为赴机缘亦游此土。文行诚信定礼。删诗垂裕后昆。种种诸教此即世界悉檀也。”


吉藏大师《三论玄义》:
“次排震旦众师。一研法。二核人。问曰。天竺四术既是外言。震旦三玄应为内教。答释僧肇云。每读老子庄周之书。因而叹曰。美即美矣。然栖神冥累之方犹未尽也。后见净名经。欣然顶戴谓亲友曰。吾知所归极矣。遂弃俗出家。罗什昔闻三玄与九部同极。伯阳与牟尼抗行。乃喟然叹曰。老庄入玄故。应易惑耳目。凡夫之智。孟浪之言。言之似极。而未始诣也。推之似尽。而未谁至也。略陈六义明其优劣。外但辨乎一形。内则朗鉴三世。外则五情未达。内则说六通穷微。外未即万有而为太虚。内说不坏假名而演实相。外未能即无为而游万有。内说不动真际建立诸法。外存得失之门。内冥二际于绝句之理。外未境智两泯。内则缘观俱寂。以此详之。短羽之于鹏翼。坎井之于天池。未足喻其悬矣。秦人疑其极。吾复何言哉。问伯阳之道道曰太虚。牟尼之道道称无相。理源既一则万流并同。什肇抑扬乃谄于佛(此王弼旧疏以无为为道体)。答伯阳之道道指虚无。牟尼之道道超四句。浅深既悬。体何由一。盖是子佞于道。非余谄佛。问牟尼之道道为真谛。而体绝百非。伯阳之道道曰杳冥。理超四句。弥验体一。奚有浅深(此梁武帝新义。用佛经以真空为道体)。答九流统摄。七略该含。唯辨有无。未明绝四。若言老教亦辨双非。盖以砂糅金。同盗牛之论。”


弘一大师《佛法大意》:
“当知一切宗教,各有其长处,皆能令人向善。彼等有信仰之诚,是吾所敬;彼等有求真之心,尤吾所爱。但惜其不如佛法广大精微,真究竟耳。”


八、对于外道经典能否作为修行的依止,佛经中有明确的开示


《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》卷五:
“夫外典者如铁石榴。辛苦作得终不堪食。习学外书亦复如是。徒费功劳终无所获。不由此故而能出离。”


《菩萨戒本》卷一:
“如是菩萨善于世典、外道邪论,爱乐不舍,不作毒想,是名为犯众多犯,是犯染污起。”


大乘确实讲菩萨应该广闻多学,但这是修道位上的事,大乘菩萨,在成就一切智之后,开始修学道种智,修学度化众生的各种方便,外道学说也在此列,当然,即使学习外道相关的一些东西,也不过是为了度化众生,因为在度化众生时有可能会用到,且不可能将其抬高到与佛法同样的地位。菩萨在修道种智时,还会修学一些开发智能的方便,使得菩萨的智商很高,学习能力极强,所以这时候的学习效率比在凡夫位的时候,会高出非常多。


但是对于没有证到一切智的凡夫,“广闻多学”就不见得必要了,若认为儒家、道教等外道的典籍是度化众生的方便,那么数学、物理、管理学、心理学这些学科又何尝不是,这些知识在度化众生都是可能会用到的,然而凡夫的智慧是非常有限的,对他们来说,如何快速证到一切智,把生死问题解决,才是当务之急,所以对于正信的佛弟子,如果他觉得非常必要,他会花时间学一些,如果不是特别必要,不学也不妨,当然,此时不学,并不代表以后修道种智时不学,这是两码事。


九、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


三世诸佛都依《金刚经》中所讲的真理而修行,证得不同的道果, 所谓“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”,他们在证得诸法实相的多少跟层次上是有差别的。虽然有差别,但都是“无我”的,跟外道没任何关系,佛教教义中的“无我”是不共法,若无佛出世无人可自悟。


“贤圣”一词,在大乘佛法是极为神圣庄严的,“贤”是“三贤”,即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位菩萨;“圣”则是初地以上菩萨。“贤”位菩萨,在中国佛教史上是极为罕见的。太虚大师认为,只有永明延寿大师一人,证入初发心住位,能称为贤人。即使慧思大师,都自称只证入十信位,不是贤人。至于老庄,仅仅是天人的境界,跟佛法所说的圣贤完全不相干。


十、皈依具有神圣性,戒体一失,法门难成


皈依,这是学佛登堂入室的关键环节,只有受了三皈依,才能与佛陀以及真如实相建立起增上缘(起特别重要作用的条件),反之,若是没有受三皈戒,是没有资格自称佛弟子的,也无法得到戒体的传承,佛法中的那些成就是不可能证得的。依据《瑜伽师地论》卷六十四,一个人皈依佛法,不但要如理如仪,在认识上还要具备四个条件:


1、要知道三宝之所以为宝的原因,要知道佛教的三宝相对于其他宗教的殊胜之处在哪里,要清楚地知道三宝的不共功德;
2、对所皈依三宝的内容要有清晰的了解;
3、皈依必须是出自于本人内心真实的意愿;
4、皈依以后绝不可以把佛陀、三宝与其他宗教的神祇、教主、教义同等看待。另外,一个佛弟子还应该知道在什么情况下,得到了皈依体,什么情况下会失去皈依体。


有很多人因为对上述问题的认识不清,不了解皈依体的得失规则,实际上早已失去了皈依体而不自知,丧失了修习佛法最重要的前提。比如持三教合一论者(认为三教殊途同归,外道也解脱生死甚至证得无上菩提,知乎宗教话题中好些持此邪见之言论,对于这样的观点,如果是已受皈依之佛教徒,给这类观点点赞,肯定是犯三归戒的,必然会导致戒体破失)、只皈依一佛一经者、只皈依佛法二宝者、皈依某人并把某人放在三宝之前者(如当今藏密的四皈依。修学净土法门的佛弟子,如果受了四皈依,却没有重受三皈依恢复戒体,要想往生净土,基本是不可能的。)、诽谤大乘者、因为身份环境而参加了其他带有皈依性质的誓言仪式者(比如加入一些与佛教意识形态相矛盾的党派)、为掩盖信仰事实而对他人否认皈依者、持学佛不用皈依观点者……。这些问题在现在的佛教徒中是非常普遍和严重的,希望大家能对这些问题引起足够的重视。相关书籍,可以参阅圣严法师的《戒律学纲要》和济群法师的《皈依修学手册》。


如果你觉得自己比佛陀更牛,比弥勒菩萨,智顗、永明延寿、僧肇、鸠摩罗什、吉藏、莲池、印光、弘一这些证到圣果的祖师大德更牛,那当我什么都没说。


佛教徒在生活中,一旦稍有疏忽,就容易造成戒体破失,这样不仅开悟见道这样的成就不可能达到,就算是往生净土,也是不可能的,不是因为阿弥陀佛、观世音菩萨不慈悲,而是接引往生的重要条件(三皈依)没有了。


每一位大乘佛子都有护持正法的责任和义务,尤其对于皈依的神圣性这样极其重大问题,如果你不仅不捍卫,甚至在言论上弱化乃至否认皈依的神圣性,那么你又有何资格称自己为三宝弟子呢。


本文部分内容整理自陈兵居士和西南民族大学老师覃江居士的开示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5

帖子

16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6
发表于 2019-12-1 07:28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道教,嗯……本职工作是求飞升长生,这一目的,从上古第一个意识到吸收日月精华的生物开始,就没变过。
而求长生需要灵气,需要导引修炼,所以远离人烟……这给国人造就了“修行者不合群”的印象。
虽然早期的道家思想是顺任自然,比如老子庄子,总是讲些如何豁达地面对死之类的故事……
其实,老子庄子,只能说是较早成书的~与修道沾边的人,他们的思想并不在修炼,仍然是立足于经验主义的治世之学。这一点,和佛教沾边,却不能代表立足于修道的道教。


佛教,从一开始,立志从世界观(心内)和身体状态(戒律)的角度~来解决众生的~吃喝拉撒~生死~财色名食睡~之类的痛苦问题。
所以,佛陀带领的僧团,只是住在城市郊区的“小公园”里。谁家一有什么事儿,比如国王太胖了想减肥,比如妓女喜欢上了某个人,比如奴隶受不了主人……全都跑来找佛陀求开导~


因为修道者给中国人远离人烟的印象,所以中国人以为和尚也应该是远离人烟的……事实上,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!
中国第一座佛寺白马寺,一来中国,就挑了首都洛阳为落脚点!
如果是道教呢?~当然不会这么干!什么七十二洞天福地…哪个不是鸟不拉屎但灵气充盈的山沟沟…


有的人说,佛教和道教都有打坐,难道不能说明他们相通吗?
其实上,这是因为,这种基于静的行为,是人类的共同行为,连普通人都还会发呆呢。佛教的四禅八定,还是从天竺其他门派学习汇总而来的呢。
但两教目的完全不同!!!
佛教修定,更多的是通过获得神通和身心变化,来方便地查看世界(其实我们有了电视互联网,效果是一样的),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培养苦集灭道~缘起无我~之类的思维方式,然后消除我执。(因为佛陀的禅定也是从其他学派学来的,并不是佛陀自己独创的,所以佛教把禅定称为共法。)
道教呢?却是为了引导真气,巩固内丹…之类的。对于俗世的视角,也就是一个功德成圣吧——最功利的修道,就是最不功利地处世。
两教在修定上,相同的一点考虑是,如果人习惯了修定,那么欲望就淡泊了~就不会多事儿了~
两教区别很大的……如果只是拜拜神,求求财,那随便~
但如果是修行,就看你的目的,还有资质了。
道教,就对基因、体质要求比较多,讲究师承,如果没有老师看上你,那基本没戏;
佛教,就对智商、家庭要求比较多,讲究慧根,如果天生家庭环境纠结,喜欢胡搅蛮缠,或者资源匮乏,养成边地蛮族的那种实力至上的思维,尤其到了二十来岁定了型,那也基本没戏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ZALEER与你快乐分享

关注艺迪

艺迪新品

全国服务热线:9:00-16:00

400-8888-000

公司地址:上海市嘉定区创业大厦10楼1006室

运营中心:南京市锦江区东华正街55号广电仕百达国际大厦25楼(南京分公司)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