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广播台
查看: 95|回复: 0

小说:她被拖走以后,遇到鬼影她出咒语,碰到会道术灭鬼的他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6

帖子

18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8
发表于 2019-12-1 18:56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“放弃吧,杜岩,你斗不过他们……”扶杳绝望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听的我眉头大皱。

据我所知,她还是个挺有能耐的女强人,至少能在这般年级便把偌大一个公司给打理的井井有条,绝不是一般人,至少不会是个轻言放弃的人。

而就在刚才,她刚被拖走的时候,都还是呼喊着救命,却在顷刻之间,忽然转口……

“扶杳。”我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四个鬼影,低声问她:“你刚刚到底看到了什么?”

“我……”扶杳低下了头,却是什么也不愿意说。见此,我眉头反而松开了,轻笑着说:“你也还不想死吧?如果生无可恋,又去保守这秘密做什么?”

她轻轻一叹,抬头也是看着那四个鬼影,也是压低了声音说:“如果能活,谁有想死?只是,那东西……”

“玄武大帝在眼前,神归庙,鬼归坟,妖魔鬼怪归山林,玄武真君急急如律令!!!”

扶杳话音未落,便被一阵急切的道术咒语给打断了。

咒语一出,那些原本静静站在那儿的鬼影瞬间动了起来,发出一声惨厉的嚎叫后便消失不见。

“敕敕洋洋,日出东方,吾赐灵符,普扫不祥,口吐山脉之火,符飞门摄之光,提怪遍天逢历世,破瘟用岁吃金刚,降伏妖魔死者,化为吉祥,太上老君吾吉吉如律令!!!”

又是一句咒语,我前面的玻璃门忽然破碎,尔后便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,大楼竟然在一瞬间重新通了电,天花板上的电灯在重新闪烁了一阵之后,骤然亮了起来。

我那双本已习惯了黑暗的眼忽然见到灯光,被刺的有些生疼,不由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只隐约看到我的眼前有一个人影。而我此刻站着的地方,竟然就在安全出口不远处,离大门分明还有好些距离。

“小伙子,身手不错!”那人盯着我头顶天花板片刻,又低下头对我说道。

过了这段时间的缓冲,我的眼睛也好受了些,这才完全张开,看清了眼前的这个家伙。

他穿着一套水电工的衣服,右边肩膀挎着一个工作包,手上却捏着几枚符咒。看他肌肉松弛的程度,大概四十岁上下,但他形容枯槁,竟然仿佛有六十来岁的模样,也唯有一双眼睛还算有神。

“没想到,一个完全不懂道术的家伙,竟然能和这些家伙周旋这么长时间,啧啧啧!”说罢,他摇了摇头,转而盯着扶杳,微微一笑:“老板好!”

我眼睛微微一眯,再次把他上上下下大量了一下,突然想到他刚刚盯着天花板看了老半天,不由有些好奇,他在看些什么?

想到这里,我也抬起头看了一眼,却见天花板上有三只乌鸦,被长长的钢针钉着,就是我刚刚钉上去的。它们竟然还没死透,还在小幅度的挣扎。

这时,扶杳迷茫的看了那人一眼,下一刻竟然便躲在我的身后,十分害怕的模样,就连声音都是震颤的:“你……你是谁?我不认识你!”

“老板不认识我?”他愣了一下,转而摇头轻笑着说:“这也正常,毕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电工。”

我分明看到,说话的时候,他虽然表面和善,但眼里却隐晦的闪过了一丝厉芒。

“我叫张宏,闽州人,今天执勤的电工,发现这里无故停电,就赶过来了,却没想到竟然有脏东西作祟……”他走上两步,皮笑肉不笑的做了个自我介绍,对我伸出手。

因为刚刚看到了他眼中的厉芒,我对他已经有了戒心,只是这么站着看着他,说:“杜岩,退伍特种兵,保安!”

他见我如此冷淡,也是一愣,摇摇头收回了手。见他这个模样,不知道为啥,我一句话脱口而出:“还有,你是叫张宏,还是张逢?”

“……”张宏明显噎住了,片刻后才说:“第一个!”

我身后的扶杳似乎被我这句话逗乐了,有些忍俊不禁的模样,却不敢笑出声,只是心情明显的舒缓了许多。

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……”张宏摇摇头,忽然眼睛瞥到了我身后,猛地跳开几步,掏出一张杏黄符纸,盯着我大声说道:“呔!你们两个,是人是鬼!”

我有些不明所以,但见他跳开的模样,就知道他身手不过一般,对付人还可以,要想对付我,再来一打或许便差不多了。

因此,我就大喇喇的转过头,往他刚刚撇到的方向看了过去,却看到扶杳的尸体,竟然还在那儿静静的躺着,而我的手臂,依旧是被她压在下方。

看到这里,我也被惊出了一声冷汗,啪的一下扭过头盯着扶杳,但在看到她脚下有一条长长的影子以后,也是松了口气,转而就这么盯着扶杳,对张宏说:“我们俩都有影子,你说是人是鬼?”

“……”张宏默默的收回符纸,又走了上来,却是直接绕过了我们,走到那具和扶杳长得一模一样的尸体上蹲了下去,眉头大皱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这个模样,我越看越是不爽,总觉得他是那么的猥琐,不由也转身想要走过去。不想,扶杳浑身一震,竟然紧紧地拉着我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是在祈求我不要过去一样。

我拍了拍她的肩膀,用最简单的唇语对她说:“放心,有我!”

她仿佛安心了不少,但还是两脚发软,我没办法,只好搀扶着她走过去。

到了尸体边上,这一次有着明亮的灯光照射,我看的更加清楚了。别的不说,这张脸和扶杳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就算是以我的目力,都没法分辨出任何区别。

目光往下看去,我终于看出了区别。我看了看那尸体胸部,又用余光撇了撇扶杳胸前的波涛汹涌,邪邪一笑。

这具尸体的胸部已经算是饱满,但比起扶杳,还是差了些,也不知道是不是扶杳穿了胸罩的缘故。

幸亏她还是一副害怕到了极点的样子,没有发现我异样的目光,不然说不定又要炸毛了。

撇到蹲在尸体边上的张宏,我再一次想起了他刚刚眼中闪过的厉芒,不由冷哼一声:“你看够了没有?”

他身子一震,转而抬起头,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看我身边的扶杳,明显是误会了些什么,猥琐的笑了笑,站起来说:“抱歉,我刚看到这具裸尸和老板长的一模一样,还以为你们……”

“哼!”我冷哼了一声,这家伙,明显就是在骗人!在刚刚那个角度,这具尸体的头又是刚刚扬起,他顶多就看到半个侧脸,能看出她和扶杳一模一样才有鬼了!

不过,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的情况下,我也没有拆穿他,只是静静地看着,想要知道他到底要做些什么。

他见我的反应,也不意外,只是转过头对着扶杳笑了笑。那张诡异的脸,一笑起来就和一朵菊花一样,鼻子眼睛全部挤在了一起,怎么看怎么恐怖,就连我都觉得有些骇人,扶杳更是被吓得不敢露面。

“老板,不知道你有没有双胞胎姐妹,或者长的很像的亲人?”张宏眼中再次闪过一丝厉芒,让我眉头大皱。

如果说第一次的厉芒,只是因为不满扶杳看到他这张脸的表现,还可以理解,但连续两次出现,就不得不让我怀疑其中另有隐情了!

况且,扶杳身为这家公司的总裁,要说没有见过张宏,那是不可能的,为什么这一次竟然会这么害怕?而且似乎怕的根本不是他那苍老诡异而又狰狞可怖的脸,反而像是在害怕他的声音一般。

但张宏的话,却是提醒了我,见扶杳半天没有反应,我不由复述了一遍他的话,问:“扶杳,你有和你长得很像的亲人吗?”

见她还是紧张的模样,我对张宏的疑心更加重了,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。

“扶杳,别怕,有我!”我再次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能回答我的问题吗?”

她这才终于有了反应,却是把头埋在我的背后,轻轻的摇了摇。

我对张宏一摊手,说:“没有!”

我的性子一向就是这般,不喜欢多说废话,只是因为之前和扶杳一块,经历了极限的恐惧,不得已打开话匣子转移注意力罢了。

张宏听了我的话,脸色大变,让他那本就枯槁的脸变得仿佛树皮一般。只听他惊恐的说:“不好!此地不宜久留,快跑!”

我的眉头一皱,没有反应,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出现,会些道术能够灭鬼的张宏,我实在没有半点的信任可言,谁知道他叫我们快跑,是不是设了个套让我们钻?

“快跑!”见我们没有反应,张厚急急的吼道:“这里边的东西,我对付不了,再不跑你们就没命了!”

“哼!”我冷哼一声,并没有理他,而是低着头,看向扶杳问道:“跑吗?”

扶杳明显知道些什么,不然不会这么害怕,而相比这个来历不明的张宏,我还是更信任她一些。

见她点了点头,我便直接把她背了起来,也不管张宏的反应,就这么往大门的方向跑去。

“啧!”在我的身后,张宏恨恨的嘟哝了一句,要不是我的耳力惊人,还真听不到他说什么。

“多好的一个小伙子,竟然被这狐狸精给迷住了!”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ZALEER与你快乐分享

关注艺迪

艺迪新品

全国服务热线:9:00-16:00

400-8888-000

公司地址:上海市嘉定区创业大厦10楼1006室

运营中心:南京市锦江区东华正街55号广电仕百达国际大厦25楼(南京分公司)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