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广播台
楼主: 东边是黄海

有没有真正的道术或者巫术?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7

帖子

15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5
发表于 2019-12-2 20:34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如果要问我,我不会告诉你,有人可以大雨出门不打伞身上滴水不沾,有人剪的纸人纸鸟可以无风自动,有人可以在同一个时间出现在不同的地方。没错,这就是道术。我爷爷的师伯就会这样的。而我也因为家庭原因,从小就要学,可惜我没什么兴趣,不过也算是小有所成吧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4

帖子

17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7
发表于 2019-12-2 20:34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《太上三辟五解》秘法:
经名:太上三辟五解秘法。撰人不详。一卷。底本出处:《正统道藏》洞玄部众术类。
太上三辟五解秘法
楚大夫隐地八衍通仙正道
《弄神出身法》——(三魂化形合身)
凡此五者,皆可超凡入圣。若从门入,从前一门、二门则可长生,是使寒暑不侵。从三门则可以返本还元,是以死而不忘者寿。若从四门、五门则可以脱离五行,不生不灭。是日知空不空,知色不色。凡於五门之中得道,皆在乎十二时中,背境观心,则限数无穷矣。弄神出身,先於甲子日沐浴更衣,夜半子时入室静坐,焚香面南。坐存握固,叩齿二十四通,呜天鼓二十四下。却足平坐,想下丹田有炁珠。一寸三分,人名日婴儿,在炁珠中豁然而去,冲华盖,度重楼十二,过二窍,出泥丸,分顶门中而出立。遂有紫云黄雾氤氲覆盖。然后,款款移步,下至面前而立。望渐想能长,大如一二岁小童子,与自己模样面貌一般。不可久久顾视他,只恐为外境所夺。便却再想,腾身从顶门泥丸而入,再下二窍,度重楼华盖,仍入玄珠之中。如此为第一度,任便行住坐卧。常以炁为神母,神为炁子,神炁不散,子母相守如鸡抱卵。凡一个月后,便想与自己长短大小一同,渐能出入,往来行步,与人言语。若便能行胎息住炁之道,则功尤其捷径而成就也。此道成功,亦可以长生也。此道法,若放弄纯熟,却於庚申日,铸大镜一面,阔五寸,常令照身,想与镜中身己形状一般,面貌衣服皆与相似。逐日子午二时,作用调弄,形已在於镜中。如此放弄纯熟,则自然形神俱妙。分躯散形,闪在镜中,自己能身外有身,与道合真。
——正常人三魂为游魂,七魄为妄魄。三魂化源、七魄归一。魂魄化神,元识蜕变元神。此法是用精气养魂,使魂得形实象。魂修分身之法。若一个人魂分其体,其影遁形。人身自守一魂命魂也。天魂为阳、地魂为阴。煅魂化神,以精气养神。得始胎灵。气养躯,得其形。影体融合、虚实相通、百般变化、剥离阴阳、不老不死。
《尸解竹杖法》——(阴魄替身)
先於五月五日午时,用五姓失火人家,烧着木柴头,一段三寸,面北以酒脯各五分,祭之。祝曰:吾今以吉日正时,取木中之精,火中之星,雕刻身貌,同状吾形。彩衣绛囊,酒脯将诚。仗汝之灵,代吾之名,超生度死,共保长生。急急如太上三官五帝令敕。


年纪岁,再念前咒七徧,吸北炁三口,吹之木人身上。其木以手把定,摇动之。却便,仍前收绛囊之中。凡常日夜想,自己形骸言语,去就在木人身上。凡三个本命日,如前咒行持,则木人自然通灵。便能使得出入,往来如神。若遇大限死至之日,则木人代替身死也。


此法未能隐形遁世人鬼莫见赴火及水皆不能害。穿云透石,与道合真。然解之道,金木水火土五行道备,俱不能死,自然免离也。此法,与竹杖一同,凡取竹杖,五月五日午时,於茂林中采竹一截,与自己身形长短一般,不问青紫竹,皆可用之。亦须避忌秽恶去处,其道则易成。与前法行持一般。
——人本就是木灵,取一魄注入木身代其行躯。劫数难逃,可让替木消运。


《投胎换舍》——(与身脱离)
夫修真之大,必先欲延寿,绵神固炁,财可以成仙得道。自此而始,稍若形骸枯桥,精魄失丧,死期将至。曷能长生,久视之道也。悲乎,太古之时,有超生度世之士。后世浅恶,一切世人,贪色好欲,丧身失命,而不知已。是以圣人垂视出世之方,便后学晚进之士,则有超凡入圣,换壳移躯。亦不失期,则於生生化化,湛然常存,感而遂通也。凡欲投胎,须是妇人方娠三月已前、未成形时,将言语调和、产母心意悦肯与我受胎。亦要产母无诸疾病。然后,以自己旦暮存想,去其胎中温存。候得十月满足,才欲分娩,便调弄自己神出放行户卒逝日时,此处顺寂,彼处受生。须是前段弄身出神,功夫令纯熟,神炁不散,寂静常守。然后,感而遂通,万无一失。一全得后澄湛,自然不恨。移舍之法,无出於此也。


右为五解,坐脱、立亡、拗程、世、避死法。凡人身中,左有青龙,有白虎,前有朱雀,后有玄武。在吾左右,不得远去。吾若得道,和汝上升。再以手抚额三下,扣齿三通,呼上尸彭质。以手抚胸七下,叩齿七通,次呼中尸彭居。以手抚腰十下,叩齿十通,又呼下尸彭矫。汝等在吾宅舍之中、不得远去。吾若得道,和汝阵玄,自然成仙。叩齿二十一通,念吾身上有三百六十骨节神,八万四千毛窍神,一万三千精光神,一万二千形神,七十二候水火风土神宿卫、太乙使者,脐中太乙君,上丹田赤子君,中丹田灵真君,下丹田育婴儿真君,汝等神真,常令吾道亨,莫令吾愚痴,与昏迷。常令吾照见镜,耳不听恶声,鼻不闻臭炁,舌不了恶味,使吾白日上升。吾今日大限来临,仗汝神真,各自守卫。咒讫,叩齿四十通。然后,定神息意,想丹田中有赤炁凤口内进出,火车自左胁出身外,左逵自身拗又想脐中有黑龙,口内流出水输,亦奔身外,右逵自身。左右交加,周回於身。如火山水海,周匝其身。若能放弄神出顶而立,但只望空去。神再归身中,不出不入,其息绵绵。神之与炁相守在躯壳中,其二鬼若来,但见火车、水车,如大铁围山。其鬼不见不知,或再三奔四而来。听乎大骂,踊跃驰骤,来之不得,遂退去。此乃第一徧也。


如此七日,又觉腹痛,再如前法行用。若能行符法录,即请将吏神符同共守护尤佳。如此二七日内,三次避之。此方名为蝉限。一次至一纪年,再准前次来。若於一纪之中,办道行炁,阴鬼自退。如此三次, 免阴籍,除名南宫。注生名,应北斗,永为真官,终无世厄,与道合斗真。


金解符。庚辛月庚辛日庚辛时,於静室中焚香,面西丁立,用朱书符一道,正西念咒七徧,取炁七自,吹在符上,香烟度过,闭口窨炁,用争水七口,咽之,咒曰:


庚辛之神,白虎潜名,西方威德,藏鬼幽冥凡吾身是火刚金绝灵。急急如律令摄。


右念咒讫,取南炁一口吹剑上,分身不损。又念咒七遍,访之,用剑指,急便行,不得回顾。千里无综迹,人只见自割死。此是金解之法,须如法志诚斋戒,受持四十九日,方可用功。切勿令人见,恐泄漏圣将也。


木解符。甲乙月甲乙日甲乙时,於静室焚香一炉,争水着灯,面东方丁立,叩齿三十六通,咒七徧,朱书符一道,闭目害炁,一口吞下,序水咽之,咒曰:


东方甲乙金火荧惑青龙代名木精炁足。吾身是金吾之金明。急急如律令劝。


右咒了,取西方炁一口,吹在木杖#1上。但是一切木,用之受持。如此每日随行,如梨木甚妙。勿令妇人入手受持。四十九日,东南立,想三魂神幽精,如自己面貌,装着衣服。如自己与梨杖相似,以在庚辛地上,还魁斗而走,不得回顾。便行百里,却呼之曰:幽精幽精,隐吾之身,得吾呼召,速来降灵。如此呼之,功立至矣。


水解符。以壬癸月壬癸日壬癸时,静室中焚香一炉,依前法,丁立面南,叩齿三十六通,书符一道,念咒七徧,取炁一口,吹符上,闭目窨炁,一口吞之。用净水七口,咽之,咒曰:


北方壬癸,名号玄武。水府之神,黄公生土。土公之坐,水源守护。急急如律令勑。


右用此法,如前,要解法时,立於水位,面比丁立,咒七遍,取中央炁一口,吹在足鞋上,想三魂神,应之鞋上,前北后南放之。禹步从前便行,不得回视,千里无踪。当日要解,将右鞋沉水,即便行。行日呼魂神,却随自己身来人,只见落水死也。


火解符。以丙丁月丙丁日丙丁时,静室中焚香,面正南丁立,叩齿三十六通,咒七徧,书符一道吞之,净水七口咽之,咒曰:


南方火神,丙丁之名。吾带四灵,荧惑所停。吾身到处,火炎隐形。急急如律令勑。


右法如此,取自志诚,受持四十九日。如要解时,用梨杖,受持四十九日。如逢刀兵灾难,便解左手将刀剑,右手挟梨杖,丁立坎位,面向正南,咒七遍,取炁一口,吹在梨杖上。去梨杖,投火中,后用剑尖直下,火中便斫,害炁而行解猛过,即身火不能侵人,只见投火而死也。


土解符。以戊己月戊己日戊己时,静室中焚香一炉,丁立巽地,面东南,朱书符一道,咒七徧。依前法,书香上度,闭目窨炁,吞之,咒曰:中央戊己,万神朝礼,名号勾陈,聚散无滞。吾今变化隐於天地。急急如律令勑。


右法凡用,依前用,受持四十九日足。如要假时,左手持剑,面向正南丁立,叩齿二十四通,咒七遍,取本胃炁一口,吹在彼中随所。而便面前头上抛掷之,於剑便行,想三魂神。亦依前法,三魂神覆盖之,不得回头。百里面呼之,三魂即至去还,自己遇灾难而解。


右以前后法符咒,每件并是种仙秘法,不得妄传一人。如要目用受持,用朱篆符,逐日依前法,吞之一道。清净焚香烟处,志诚祷祝,将笔香上度过,篆符祝笔咒曰:


神笔灵灵,启告上清,六甲扶卫,时松六丁。吾今书篆,隐吾之身,逢金金随,逢火火停,土中亿匿,天皇勑圣。急急如律令。


此法,每篆符时,先呢笔上七次,香上度过,方书符。此乃秘密之文,勿传非人,罪及七祖,九玄戒之戒之。


天衣道


天衣者,取五月五日首生男子台衣,如无即但以五月五日取衣,皆是汲以净水洗之,悬之於北阴下。前七月七日苦瓠一个,以衣包之,乃悬於北阴阴乾。仍於当日,朱砂书符於绛帛,广七寸裹之,同安其所。百日取之,置於怀中,以行人间,无有识者。其慎佩怀之,勿置於 阴阳厌秽之所,勿令不洁人见之。


太微金阙昊天上帝二遁入冥


昔太乙真君、九天圣母,下降崆峒,授之元皇,使帝释敕群臣,同升九天。因留斯文,传教於世。夫人欲修道,切须断生杀,除奸妄,去责嫉妇,忌五腥三厌之物,其余事不在禁戒中。故圣人曰:至道不烦了道。若遇此书,即得入生出死。昔皇帝授九天圣母河图式太乙官丁甲之遁形,既知阴阳局式二遁门奇之要。然后修之,故身得神仙毕矣。


阳遁法。桂子人,万万人,陈中隐而不见。队五月五日午时,取黄牛胆一枚,同官桂三指,阔二寸四分,长半指厚者,去其矗。当日於牛胆前,望日念咒三遍,望北取炁三口,吹桂胆上,将桂塞入胆中,於静室中,不得人见及六畜、妇人见,阴乾。一百日取出,刻成人形,长一寸二分,以粉涂桂人面目、口鼻,及二七日以锦囊盛之。如用,念咒三遍,取炁一口,吹人上,执入阵中,万万人不见矣。咒曰:


太阴幽冥,以使吾形,云雾罩体,二避日精。急急如律令。


欲多人不见者,放头上为老翁,目中为老母,耳中为幼女,鼻中为址冢,放额及颇上为童兄,放胸中为飞乌,放背上为牛马,放尾闾为清涧,放尸阴上为洞水。中出足蹑者,日行千里;还者,复入囊中。后所作,依应也。


阴遁法。白杨木人,於五月五日午时,於注水,拣采白扬树无蛀者,西北采柳木,并约其形,一体截之,一寸径三寸围者。不得令妇人、孝子见之。安静室内,至度夏至日,令雕匠预先斋戒,密室雕作一人,长一寸二分,如小指大,衣冠结束,如己身形一般。用锦为衣衣之,仍用锦袋盛之,常带身边左畔。取乙酉日丑时,披衣起,向东定炁,叩齿三十六通,取此木人,左手执,念咒曰:


天圆地方,我处中央,太乙使我,与我同藏。随我作用,往还无妨,遁形於世,常侍我傍。急急如太一真人律令。


念咒七遍,然后收木人於袋中。后乙酉日,又如此作。几经七个乙酉日,当遁得我形也。如隐时人,念咒曰:


天与我机,共你相随,你藏我隐,免中人知。莫与我视,唯我唯你,太上使我,立隐於己。急急如太一真人律令。


念咒三遍,了当隐了形,仍安木人於袋中。如不要,急时以右手执木人,即诵隐形咒曰:


天上仓仓,地下皇皇,我隐其中,感尔相从。遁形至妙,当还我踪,太上之念,莫乎匆匆。急急如太一真人律令勑。


默念三徧,了却将木人于袋中。复作,依然。


太上三辟五解秘法竟
——送四象、解五气、去三尸、神出、魄随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

帖子

12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2
发表于 2019-12-2 20:34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的,我给你讲一个例子:
  北京潘家园是个极好的地方,这里不但有各种古玩,还有一些旧书以及旧的信件,那些信件中有的没什么用,有的却记载着一些让人捉摸不透,甚至不知真假的东西。我很喜欢逛潘家园,也喜欢收集一些古怪的东西,对于旧的信件,我的兴趣并不大,毕竟那是个人隐私,所以我每次路过那些旧信的时候,都只是瞥一眼。我知道下面这个故事,以及参与进去,也是这个原因。有一次我去逛潘家园市场,路过旧信的时候,照例瞥了一眼,但这次我没有走开,而是被一封信吸引住了。
  我被它吸引,倒不是因为它的信封有多古怪,而是因为它上面的地址,我目力不错,所以在路过它的时候,刚好看到这封信上面所写的地址,居然是我家附近的地方,从我家到那里,骑自行车五分钟就能到了。这点让我有点好奇,难道当初这封信出了什么意外,才有没有送到收信人的手里,否则怎么能在旧信的摊子上呢?我拿起那封信,看了一眼上面的日期,邮出信的时间,是十年前的七月左右,看着这封信,我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心思,想要把它送过去,送到收信人的手里。
  另外引起我兴趣的,还有这个收信人的名字,收信人叫师文卿,这是一个一听就觉得有意思的名字。于是我当场买了信,就往走家。路上我都在犹豫,要不要拆开信来看一眼,最后我还是决定不看了,虽然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,但那个师文卿八成还是健在的,我把信送过去,万一人家看出来信被拆过,那就要责问我了。
  我回到家之后,没有马上去送信,我隐约感觉到,那封信里肯定有什么有趣的故事,既然是这样,我就要等着精神充沛了,再去送信,我精神不好的时候,会错过很多有趣的细节,想了这些之后,我很快就睡下了。睡着之后,我做了一个古怪的梦,在梦境里,我拿着那封信送了过去,但我要送信的那片区域,却成了一片废墟,废墟上没有人,而是住了一群狼,其中有一头狼见我来了,就跑过来,想要抢我手里的信。我当时被那狼吓坏了,拿起信来就跑,跑了大概十几分钟,突然背后一疼,就吓醒了。
  醒来之后,我心里有点别扭,难道这个梦暗示我,将会遇到色狼?我一个大小伙子,怕什么色狼嘛,想到这,我简单收拾了一下,带上那封信,出门吃早点去了。吃完了早点,我看了一眼时间,才早上八点多,我怕那家人还没起来,我就先去他家的小区里转了转,收信人所在的小区,属于那种老的居民小区,里面有很多树木,却没有大片的草坪,其实在我看来,草坪这个东西是可有可无的,本身草并不能带来多少新鲜空气,倒是树木,无论什么树木,看着都挺舒服的。
  我在那小区里转了几圈,就九点多了,想着大概那家人该起来了,我就上楼,敲响了地址上所写的那个门。开门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比较瘦弱,但精神不错,他开门后,看着我,眼神有点古怪,带着几分敌意和惧意,我对他笑了笑:“请问师文卿先生在这住么?我前几天逛潘家园,得着他的一封信,刚好你们这里离我家不远,我就送过来了。”说着话,我拿出那封信,给他看了看,我没有把信交给他,因为我不知道这个师文卿是不是已经搬走了,我眼前站着的这个男人,估计不是师文卿。
  因为那封信上的地址,是用毛笔写的,字写的非常漂亮,从气象上看,写字的应该是个老人,所以在我想来,收信人师文卿,应该也是个老人。那个男人扫了一眼我手里的信,对我说:“师文卿是我哥哥,不过他已经不住这了,信我先替他拿着吧,多谢您了,您要不要进来喝杯水。”他这话明显是跟我客气呢,我却没跟他客气,顺着他的手,进进了他家,这人显然是没料到我会这么奇怪,居然真的要到他家喝杯水,他略微惊讶了一下后,眼神才转为正常,看着我,无奈的笑了笑,然后去厨房给我拿了杯水进来。
  这人家里的陈设并不特别,属于那种一般市民家庭的布置,没有我想象中的古物,他递给我水之后,就打开了信,然后开始查看。我一边喝着水,一边观察他看信的神色,很快我就发现了古怪之处,这个人看信的时候,脸色一直在变,他时而脸色忧虑,时而又似乎看到了什么好消息,面带喜色,过了二十分钟,他才把信看完,然后长出了一口气。此时他才想起来我还在他身边,尴尬的对我笑了笑,说:“真对不住,我这平时也没个客人,也没有水果什么的,真得谢谢您把信送来,这封信对我们一家,都很重要,虽然我哥哥已经看不见了。”
  我皱了皱眉说:“看不见了?难道您哥哥已经……”那人苦笑了一下,点了点头,说:“您肯送信过来,想来也是个好人,我心里积压了一件事,想了很多年,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,不知道能不能对您说出来呢?这是我家的家事,而且极为诡异,您要是不愿意听,那就算了。”说实话,任何一个有点好奇心的正常人,如果听了这番话,都不会算了的,这纯粹是在吊人胃口嘛,我当时赶紧点头,说:“您说吧,我听着呢,我这人就爱听诡异的事……”之后我还把自己的几段经历简单的和他说了一下。
  这人听后,精神变得兴奋,对我说:“原来您还有这样的经历,那很好,这样我就不怕您不相信我的话了,在听我讲之前,您可以先看看这封信。”说完,他把信递到了我手里,那封信的内容其实并不多,写信的似乎是个学者,和师文卿只是学术交流,那个学说在信里说:“您所说的情况,我已经深入思考过了,中华自古就有各种异种人类,比如《河图玉版》中就曾经记载过,有一种龙伯国人,身体有一百米长,寿命有一万多年,还有一种大秦国人,身体有三十米高,中秦国人身高可以到三米,临洮国人身高可以到十米。”
  “史料上还记载,大禹在会稽大会诸侯,防风氏迟到,大禹杀死了他,防风氏的尸体倒下,占了整整九亩地。到了春秋时,吴国攻占越国首都会稽,发现了巨人的尸骨,据说整整装了九车才装完,当时不知道那是什么骨头,吴国人就专门派了使者去问孔子,孔子看了后,告诉他们,那是防风氏的骨头。据说秦始皇时期,临洮还出现过巨人,那些巨人每个都有几十米高,足迹有几米长。前不久我还听人说起,有些冷门的史料中还记载,有个僬饶国,那里的国民每个都有十米高,《诗含神雾》上还说,东北极地有一种人,身高在三十米左右。”
  “这个世上,奇怪的种族很多,这些种族都曾留下过不少遗迹,不过现在大多已经找不到了。关于您说的,您家族的事情,我认为也是一件很古怪的事,只是我思考良久,依旧是找不到头绪,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整件事,如果您有时间,我希望您到我这里来,我可以为您做一些研究。另外我查询古籍的时候,无意中发现道藏中有一部分是涉及如何破除您家族所遇的怪事的,不过那种说话荒诞不经,不知道是否真的可用,如果您有兴趣,可以看看道藏的《太上黄庭外景玉经》。还有,您家族所遇到的事情,实在很特殊,不适合让民众知道,希望您慎重的与人讨论,不要告诉太多人。”
  说实话,看完信,我真的没有看出来这封信有什么可让人激动的地方,《太上黄庭外景玉经》我也是看过的,看完之后,只是觉得那是一部比较不错的气功书籍罢了,心里唯一的亮点,就是那人所说的,家族的事,这至少说明,整件事并不只是与师文卿一个人有关,还和他整个家族有关。至于信最前面说的那些古代巨人的例子,我也是看过的,有一部分我觉得还算可信,可是身高一百米的人,那就没法想象了,不过我听说过一种假设,有些人说,人类之前,地球上还出现过一些特殊的文明种族,只是他们被毁灭了。
  那些种族的普遍特征,就是全部特别高,而且文明特别粗犷,我听到这个假想之后,基本是一笑置之的,这种真的只是假想,毫无依据。我看完信之后,对师文卿的弟弟说:“您是准备,把您家族的事情,告诉我么?”
  他点了点头,说:“我先跟您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师文光,我的家族据说是轩辕黄帝的乐师,师延的后人,不过我们家从几百年前,就没有人研习音乐了,因为几百年前,我家出了一个重大的变故。”
  明朝时期,师家有一位先祖担任北方某地的地方官,这位先祖是一个比较有作为的官员,当地被他治理的井井有条,百姓生活很安乐。但是到任几年后,他发现当地百姓一直瞒着官府,在祭祀着一个神,这个神不是道教体系中的神灵,也和佛教无关,它是当地的一个土著神,官府派人去查问这个神的来历,百姓也没有多少敢说出来的,越是这样,师家的先祖就觉得事情诡异,于是他展开了对这个神的明察暗访。
  经过几次调查后,他确定了,那个所谓的神灵,根本不是什么神,这个东西的来历很古怪,据说有一年闹水灾,水灾期间,很多人家的孩子都莫名其妙的不见了,等水退了之后,这些人家就在水淹过的地方发现了很多小孩的尸骨,后来当地人就集体做了个梦,梦里有个长相俊俏的年轻公子,对他们说:“我是上天派下来的神明,过去你们这里都不知道敬神,所以上天降下洪水,还让我杀死你们的孩子,以后你们每年要对我进行隆重的祭祀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  当地人起初对这个人说的话,并不太相信,一个梦而已,没有太多人在意,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,大家就不敢不信了,因为孩子们真的在消失了,很多小孩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,就算是看的再严实的孩子,只要看孩子的人稍微移开目光一点,那孩子就会消失。孩子一个个的消失,数量越来越多,大家就想起那个梦,于是大家组织了人手,准备了贡品,在河边对那个神进行了祭祀,这种祭祀连续进行了几十年,那个神和当地人倒也相安无事。
  但是师大人却认为,当地不该继续进行这种祭祀了,因为他觉得,那个所谓的神明,八成是什么古怪的妖精,长期祭祀它,只会让它更加嚣张罢了。而且当地每年花费的祭祀财物非常多,导致当地人的生活压力非常大,但是要怎么除掉那个东西呢?这还真是个问题,世家先祖不会法术,对这些事情完全没有个了解,想了很久,也没有想出办法来。最后倒是他手下的一个师爷,想出了一个主意,根据他们调查,每年祭祀完了之后,民众都要把祭祀的东西丢进水里,然后他们就会看到一个像龙一样的东西,出来吃食物。
  当地民众因此认为,那个神一定是龙神,师爷却由此推断出,那个所谓的神,肯定是有肉身的,也就是说它是有实体的,如果它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妖魔邪祟,那也就罢了,如今它是有实体的东西,那么用武器就可以杀死了。当时火器已经很先进了,除了一些火炮之类的武器外,朝廷还研制了各种各样的火器,有的可以喷火,有的可以爆炸。那个师爷认为,所谓的这个龙神长期在水里,那么它一定是怕热怕火的,如此一来,要杀死它,只需要准备一些引火之物,然后引诱它上岸,想办法用引火之物烧死它就成了。
  商量妥当之后,师家先祖就开始实行师爷的计划,他们故意让民众把祭祀的食物等等,都移到了距离河边比较远的地方,然后又在祭坛附近设置了一些棉絮、硫磺之类的引火之物,调集了一些弓箭射,准备了火箭在远处等着。祭祀结束之后,世家先祖没有允许民众把祭品扔进水里,而是驱散了民众,然后带着人在祭坛附近等着那个所谓的龙神,等到半夜的时候,他们就看见一条巨大的没有眼睛的怪蛇,从水里爬了出来,这条怪蛇有十几米长,没长着眼睛,嘴巴却出奇的大,而且动作极其迅速。
  它出水之后,没有爬行多久,就到了祭坛前,开始吃祭坛上的食物,世家先祖赶紧让弓箭手射火箭,这些火箭的主要目标,并不是怪蛇,而是怪蛇周围的引火之物。火箭射过去之后,这些引火之物都迅速的燃烧了起来,把怪蛇包在了一片火海之中,那怪蛇本来动作是很迅速的,可是它似乎非常的怕火,一遇到火,不但动作迟缓了,连动作的力气也几乎没有了,没过多久,它就被火烤的都飘出了香味。世家先祖等人一直等到大火熄灭了,才过去查看怪蛇的情况,这怪蛇那时已经被烧得很透了,身上还散发着阵阵的肉香。
  师家祖先揭穿了怪蛇的真面目,几乎被当地人奉为神明,可是很快,他也遇到了怪事,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喜欢上了猴子,每天必须要看一看猴子的画像,才算甘心。而且他非常爱吃水果,每天不吃水果,就吃不下饭,到了后来,他干脆不吃饭了,只以水果为生。不但如此,如果有人送了他猴子的画像,也可以得到他的好感,如果有人要巴结他,只需要送他猴子的画像,他就会非常的快乐,有一次当地的一个富豪,抓了一只极为聪明的猴子,送给了师家先祖,这位师家先祖居然高兴的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。
  这一连串的古怪行为,让全家人都很担心他,可是有没有人敢阻止他,因为他自从染上了这种怪异行为之后,脾气非常暴躁,性情大变,就像换了个人似的。这种怪异的行为持续了几个月之后,他开始慢慢的喜欢爬树,走路和日常的生活习惯,也越来越像猿猴,突然有一天,他买来了好几筐的水果,开始不断的吃,从早晨吃到了晚上,谁劝阻他都劝阻不住,家里人找来医生,想请医生看看他是不是得了精神问题,结果医生一进门,就被他一顿拳脚打跑了。后来他更是搬着水果,躲进了书房,把书房的门都锁上了。
  全家人都拿他没辙了,不过想想,爱吃水果也不是什么大事,也许是他心情不好罢了,于是家里人就散开了。到了半夜,全家人突然听到书房里传来呼救的声音,他好像是在喊救命,全家人赶紧撞开了书房的门去查看,可是那时书房里已经没有人了,只有一只猴子,在上蹿下跳。这只猴子一见到人,就显得急躁无比,上蹿下跳了一阵之后,趁着全家人不注意,这猴子就飞跃着逃走了,家里人因为急着找人,也没有去注意它。等到家人发现了地上的官衣,才有人说:“难道姥爷变成猿猴了?”
  这个说法起初并没有多少人相信,但是到了师文光这一代,他们整个家族,都接受了这个说法。因为确实如此,他们的家族,像是被猿猴诅咒了一样,直系的孩子只要生下来,就会很喜欢吃水果,年龄越大,就会越像猴子,等长到五十岁的时候,就会莫名其妙的失踪。家里人慢慢明白了,这是那条怪蛇的诅咒,一定是它的怨恨,导致了之后的结果,于是师家人开始找寻破解诅咒的方法,在当时,师家属于官宦世家,认识很多奇人异士,但这些人对于这种诅咒,都没有想出办法来,因为他们都找不到诅咒的契机。
  也就是说,他们都不知道,那条怪蛇是如何诅咒师家人的,对于外人极度失望后,师家人开始自己寻找答案,他们利用财力人力,收集了大量的法术、佛法之类的书籍,不断的寻找破解之法。但事实再一次让他们失望了,诅咒一直延续着,延续了几千年,师家人几乎要绝望了的时候,师文光的这一代,诅咒终于解决了,解决整件事的是师文光的哥哥师文卿,师文卿从出生开始,就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人,据说他小时候很不喜欢说话,总喜欢一个人坐着,其他小孩哭闹的时候,他也不喜欢起哄。
  他的家人起初还很担心他的情况,怕他智力有问题,可是他年龄越大,家里人就越确定,这孩子绝对不是智力有问题,他只是不爱说话而已,因为他喜欢思考,喜欢自己琢磨一些事。到了师文卿十八岁的那年,家里人照例把家族诅咒的事情,告诉了他,那时他的爷爷已经失踪了,他的父亲也快要失踪了,于是师文卿开始着急了,他开始大量的阅读家里有限的藏书,师文卿的爸爸对这些都不抱希望了,但师文卿没有放弃,他不但阅读藏书,还把家里的情况写成信,寄给当时的一些学者,希望听到有用的意见。
  最后怪事发生了,破解这种诅咒的方法,居然真的被他找到了,但是似乎代价也非常巨大。师文卿的父亲没有失踪,失踪的是师文卿本人,他失踪之后,家里人发现了他的遗书,遗书中写清楚了破解诅咒的方法,以及师文卿对家人的一些嘱托。
  事情说到这里,师文光已经有些哽咽了,我看得出,他对他的哥哥有很深的感情,本来这个时候,我不该说什么,不过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他一句:“那么这个诅咒,就彻底结束了么?”
  师文光抬起头,看着我,看了很久,才对我说:“是的。”
  ————
  妖魔鬼怪中,魔是思想化生出来的,妖怪是动物金石化生出来的,鬼则是万物死后所生的。也许很多年后,你也是他们之一。
  时光总有一天会将你我拆散,可是即便如此,在那个时刻之前,也让我们在一起吧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7

帖子

17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7
发表于 2019-12-2 20:35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次小的时候发烧不退,每天都晕晕乎乎,睡觉模糊状态,医院也查不出问题,只能每天吊水。
后来没办法就找了神婆,神婆说是路过墓地被本家的鬼魂跟上了。
晚上的时候神婆跟我妈拿了一个煮熟的鸡蛋,在去墓地的路上画了一个圈把鸡蛋放到圈里。
然后我躺在床上昏昏沉沉,感觉眼也睁不开,特别迷糊。神婆用桃树枝沾了水在我身上抽嘴里念念有词。然后端着簸箕里边是纸钱,嘴里依旧念着,大体意思就是让我身上的东西拿了钱就跟着她马上走。我妈就跟神婆端着簸箕去了放鸡蛋那,把纸烧了。
我那时候的感觉就是身子一直往下沉往下沉,那天晚上睡的特别好。晚上出了一身汗,第二天醒来已是一身轻松。
本身不信鬼邪但有些事确实不能解释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7

帖子

2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1
发表于 2019-12-2 20:35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讲一个同门师兄弟之间得故事,风水阴阳师年纪老了,一般收两个徒弟,起到互相监督的作用,在传法得同时也是互为印证,互相牵制,然而师父总有老去的那一天,师傅去后,师哥比较会与人相处,逐渐在四里八乡传开了美名,师弟说话冲,尽管学有所成,但却门庭冷落,一日,师哥又被人请去,师弟实在是憋气,就在师哥回家得必经之地得山腰等着,半晌午,师哥办完法事回家,刚下山脚,师弟在山腰喊师哥,师哥却一言不发,一连喊了好几声,师哥无奈,上衣一脱随手扔在旁边一棵树上,回了一句:你不是叫我,你在叫这棵树,树应声而折,师弟从此云游四方,不在存计较高低之心。所谓法,乃是窥得天机之气,有咒法就有解法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

帖子

15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5
发表于 2019-12-2 20:36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国内,很多农村地区在过某些节日(尤其是神诞)的时候,都会有一些道士表演“上刀山”(踩刀梯)、“过火海”(在烧红的煤炭上走)之类的法术,据说表演前都会先请神明附体,这些应该也属于道术范畴吧。
      对这类型道教神功有兴趣的,可以在每年中国农历九月初一到初九期间,到泰国普吉岛参加“九皇爷诞”(又名“九皇斋节”、“普吉岛素食节”),届时整个普吉镇几乎所有的道教(华人)庙宇会在这一连九天举办各种大型的祭祀巡游活动,盛况令人叹为观止。
      先科普下“九皇斋节”(引自百度百科):九皇斋节是泰国传统节日之一。在普吉岛上每年九、十月举行,一连庆祝九天。起源于十九世纪的福建闽南移民,一直流传至今,九皇斋节不再是专属汉人移民的节日,越来越多泰国人,在九皇斋节这段时间,也跟随汉人的道教信仰,一起吃斋拜拜,这个文化也扩及至全泰国,一起欢度九皇斋节。那几天,寺庙中会举行仪式及游行活动。
      不过,最让人称奇的(有很多外国电视台专程过来拍摄),就是各种请神法事和人体穿刺了(见下图:以下部分图片可能会引起不安)。今年国庆期间(刚好是农历九月初一至初九)我专门去了一趟普吉岛,就是为了见识一次。这些应该也算茅山道法吧?可能有人会问穿刺时会不会出血,但我可以负责任告诉你:没有!因为我亲眼看到了其中一位乩童的穿刺过程(拍有视频)。但也见到有流血的,据说是节前没有斋戒沐浴所以神明没有附体所致......


    纯粹分享一下,谢绝谩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ZALEER与你快乐分享

关注艺迪

艺迪新品

全国服务热线:9:00-16:00

400-8888-000

公司地址:上海市嘉定区创业大厦10楼1006室

运营中心:南京市锦江区东华正街55号广电仕百达国际大厦25楼(南京分公司)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